“扫一扫”

玩转网络直播演唱会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在线演唱会并非将线下演唱会搬到网上那么简单,搞好“粉丝经济”才是关键。

一场264万观众的演唱会成为8月第一天的热门话题。

8月1日晚,伴随着近3个小时的持续狂热刷屏,华晨宇上海“火星演唱会”完美落幕。除了上海大舞台现场1.2万名观众外,在互联网上还有几乎可以坐满220个上海大舞台的264万网友,通过芒果TV和腾讯视频在线观看了这场演唱会,打破了2月28日李易峰上海“峰狂2015”演唱会219万在线观众的纪录。

只要有一台电脑或者手机,就能坐在家里观看免费直播,并和偶像与其他粉丝互动。“互联网+音乐”的强大效应令人惊叹。

事实上,即便是收费模式,在线直播演唱会的观众仍热情不减。同一天,邓紫棋北京“G.E.M. X.X.X. LIVE”演唱会上,网上付费看直播的用户高达48万,距离汪峰北京鸟巢“峰暴来临”演唱会首开国内在线付费观看演唱会直播先河仅一年,当时7.5万名观众数量也超过了现场歌迷总数。

音乐人邓柯认为,在线直播演唱会是一种趋势,它打破了时空的界限,让无法到达演出现场的粉丝在千里之外也可以与现场的歌迷一起热烈互动,同时在线直播的多样互动也让这种直播的效果更加多元,弹幕、鲜花等新奇玩法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用这种方式去听演唱会。

比现场更嗨

此次华晨宇演唱会门票以“35秒售罄”,尽管主办方一再加场,但仅能容纳1.2万人的上海大舞台仍一票难求。视频网站推出的在线演唱会直播服务无疑让众多粉丝有了慰藉,虽然无法亲临现场感受气氛,但通过网络,网友们依然玩得很嗨。

直播当天,拥有门票的粉丝在电脑、平板机、手机等多种终端观看演唱会直播,边看边发送弹幕吐槽,给艺人送“鲜花”或者“鸡蛋”来表达喜爱或厌恶。犹记得今年3月,任贤齐在广州“K歌马拉松”演唱会上唱起经典曲目《伤心太平洋》时,直播这场演唱会的腾讯视频的弹幕被网友刷爆,热闹程度可与现场比肩。

粉丝们还能在演唱会上点歌。在华晨宇演唱会上,“环游”、“烟火里的尘埃”、“我们都是孤独的”、“微光”等被列为最想被现场演绎出的歌曲,歌手自然不会辜负粉丝的心愿,即便相隔数万里,网络上的粉丝们也参与到了演唱会中。

相比现场演唱会而言,视频网站还利用大数据来进行互动,包括预定网友的地域分布以及男女比例等等,比如华晨宇此次演唱会的网上粉丝群中,90后粉丝占了半成以上,女性粉丝近七成,上海、北京、合肥三座城市的在线率最高……某种程度上,大数据让整个演唱会变得“定制化”。

在腾讯视频总编辑王娟看来,在线演唱会并非将线下演唱会搬到网上那么简单,搞好“粉丝经济”才是关键。“我们正在研究更多的互动方式,发掘更大的盈利空间,比如开发了订座位、粉丝创意变换道具等互动模式。”

市场需求旺

自去年8月起,越来越多地歌手线下线上同步开唱。据统计,腾讯视频从去年开始已经直播了30多场在线演唱会,其中包括众多顶级大咖如张惠妹、莫文蔚、崔健、林肯公园……

腾讯视频在线演唱会迄今总播放量超过4.6亿,网友互动突破3100万次,单场预约数最高27万人次,平均每场直播量约1483万,单场点播量达5199万。在线演唱会俨然成为当下音乐演出行业的一个新趋势。

微妙的是,国内兴起在线直播演唱会热潮是在去年下半年,恰逢“大型演唱会收入首次略有下降趋势”(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2013年中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这主要由于各地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和中宣部等五部委发布的《关于制止豪华铺张、提倡节俭办晚会的通知》等政策,企业包场和赞助减少,音乐会市场票房、场次、观众均出现下滑。

与此同时,腾讯视频对音乐市场的调研发现,国内音乐演出市场中,二、三线城市的需求异常旺盛。如今,动辄百万的在线观看人数也恰恰证明了该领域的市场需求极大。

要实现全国甚至全球上百万乃至过亿用户同时在线观看,如何才能做到既清晰又不卡壳?乐视网副总编辑尹亮介绍,以去年汪峰鸟巢演唱会为例,以强大的云计算平台作为支撑,共采用2000支以上灯光、200支以上音箱,有200多人的技术团队参与现场录制、20台索尼F55不同机位现场4K录制,进行实时电影级调色。

腾讯视频方面则透露,为保证直播稳定,购买了大量的带宽资源,并且演唱会直播全部租用卫星信道进行传输,以光纤宽带做信号的报备。资料显示,视频网站在杜比技术、360全景拍摄等直播技术上投入的开发成本,甚至比单单购买版权的花费还要高,可达百万元规模。单4K摄影器材与人力成本就在十几万元。如此计算,一场演唱会线上直播至少在70万-120万元。

如何盈利

那么问题来了,如何将需求转换成有效的商业模式?

早在2008年,海外就有过互联网直播演唱会的尝试,但并不理想。YouTube曾经在2009年就开始了自己的直播计划,然而在线演唱会一直不温不火,雅虎也一直在尝试在线演唱会,目前依旧在苦撑。

目前国内兴起的网络直播演唱会热潮中,主要有以乐视为代表的付费和以腾讯为代表的免费两种模式。付费模式收益显而易见,以去年汪峰鸟巢演唱会为例,演唱会门票价格是280-1680元不等,乐视直播价格为普通用户30元,乐视会员25元,线上票务收入在200万元左右。

免费模式则主要是在吸引庞大用户群的基础上,通过关联方式盈利,比如直播冠名和插播广告等。在华晨宇此前的一次线上直播中,网友们在芒果TV和QQ音乐平台上一共送出了18万朵3D虚拟鲜花,每朵需要花20元人民币购买,还有5万人参与线上投票决定演唱会的曲目,线上收入达到了400万元,与当天的线下票房收入几乎持平。

尹亮坦言,“唱片公司和演出商对互联网直播非常排斥,他们担心网络直播的效果,也担心影响音像制品的发行,最重要的是担心影响现场票房。可我们认为线上体验会推动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去现场,就像乐迷看过迈克尔•杰克逊的MV后,会对他的现场更加期待。我们做的是助力音乐,而不是分流票房”。

“真正想亲临现场的粉丝,是不会因为线上直播而缺席的。”在歌手汪峰看来,线上直播并不会影响线下的票房。汪峰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演唱会本身优质,人们在线上看到觉得喜欢,最终他会来现场。认为直播会导致之后的演唱会没有人来,这是没有任何道理的担忧。

汪峰称,从其演唱会门票销售的情况看,线上购票比例已经超过60%,“在这个时代还拒绝互联网,肯定是一种愚蠢的行为,如果在互联网上能形成良好的商业模式,一定能够拯救更多音乐人甚至整个音乐行业”。

“我觉得观众花了30块钱获得好的消费,下次更会想办法去现场看,毕竟Live秀和透过屏幕,两种方式的感受、体验很不一样。”羽•泉成员之一胡海泉说。

大数据掘金

来自互联网公司的数据挖掘远不止如此,选取哪个明星开在线演唱会也是一门学问。在这个粉丝经济时代,衡量明星商业价值的最主要标准就是粉丝量,但是衡量粉丝量是一个系统的方案。

利用大数据,甚至能够决定一场音乐会的主角,即明星资源的开发,即预测歌手的市场潜力。比如今年初,腾讯视频发现了当时还未大红的歌手李荣浩,网络数据显示这个创作型歌手的关注度处于上升期,随后,腾讯视频与其洽谈了合作。

芒果TV互联网电视内容运营总监李冲表示,“在选择合作对象时会考虑三个基本条件,其一是社交网络的数据分析,比如微博粉丝量,媒体曝光数;其二是百度贴吧、百度指数以及百度话题榜的数据参考;其三是互联网人的直觉和经验的判断,找准一个特殊的点,比如,虽然并不是大牌明星,但处于上升期,有新专辑要宣传等等”。

而除了能够根据大数据发掘新人之外,在美国Billboard排行榜中国区负责人Jonathan Serbi看来,演唱会免费直播是海外音乐人进入中国市场的低成本探路方式。“如果线上播放数量可观,就说明这些艺人在中国有可开拓的商业空间,相比于美国,中国是一个更大的市场,我们对中国市场的兴趣非常浓厚。”

白热化竞争

尹亮表示通过乐视单独制作、与其他公司合作以及购买国外版权等方式,今年在乐视网平台推出的演唱会直播项目体量将达到300场。据悉,今年腾讯将直播50场以上演唱会,接近每周一场的频率。无独有偶,芒果TV、合一集团(原优酷土豆)等视频网站也从去年开始试水并加大直播演唱会场次。

面临日益白热化的竞争,视频网站正试图尝试不同的盈利模式,而通过用户反馈发掘更多的直播互动的可能性,或将对全产业链及内容制作产生深远影响。

“对于(在线演唱会)这个单一的业务来讲,公司一直是持续投入。从最开始的宣传到尾端的大数据反馈,视频网站能全部参与,并最终把数据分享给上游以实现两者绑定。可以说,这个市场能做多大就取决于此。”王娟向媒体透露。

现阶段,乐视采取的收费模式尚未实现盈利。在尹亮看来,每个项目出品前都会分析投入产出估算。如果线上、线下营销配合顺利,是可以实现最终盈利的。

腾讯视频则希望在商业模式方面探索更多分层需求。“第一个层面是点播,这对于广告主的价值较大;其次是定制化,将诸如在线的需求与合作伙伴一起反向推动形成线下演出;其三则是利用会员制或付费的方式体验增值服务。”王娟指出。

愿景虽然历历在目,但投资回报周期一直都是视频网站头上悬着的利剑。王娟直言,视频网站平台作为一个效应放大器,存在着众多商业机会。目前更重要的是培养用户习惯跟扩大市场,而不是急于回收成本。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