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美国小微企业过度监管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

美国专横的官僚主义以及繁琐的审批程序令许多小微企业感到窒息。

繁文缛节令人愁
在美国费城经营一家小型建筑事务所的建筑师伊恩·托纳(Ian Toner)最近“有点烦”。前段时间,托纳为客户申请房屋门廊建设许可,他原本以为这个过程只需花费一天,然而前往市政府办公室才了解到费城刚刚颁布了新规:申请者必须提供水、电、气等公共设施分布图,以证明门廊建设不会影响地下线路。托纳不得不重新提交申请,整个过程整整花费他两个多礼拜的时间。

这还不是全部。新规规定,申请者还要证明他手下的建筑工人享有责任保险、劳工补偿以及汽车保险,并且所以税款已缴清。这意味着一年四次,托纳必须预留出半天时间,确保已按时缴纳州政府以及市政府要求的各种杂税。

托纳表示,他并不是在质疑这些条例和税务存在的必要性,令他感到烦恼的是遵守这些背后所花费的时间和麻烦。

“信息随处可见,我所承受的压力不仅是收集这些信息,更多的是去解释它们。我不打算因为这个就离开这里,但是这些却是阻碍人们来此创业的因素。” 托纳说。

托纳并不是唯一一个对行政管理中的各种繁文缛节颇有微词的小微企业管理者,事实上,美国专横的官僚主义以及繁琐的审批程序令许多小微企业感到“压力山大”。

美国一直被视为创业乐土,许多公司如沃尔玛、肯德基、苹果和微软等,都是从小微企业起步,逐步发展成为享誉全球的跨国公司。美国对小微企业的发展不可谓不重视。沿袭传统,州和市政府试图通过减免税收以及其他现金奖励措施,鼓励小微企业的发展。然而事实上,小微企业对监管过度问题的担心远胜于税务负担。

过度监管猛于税
美国推崇创业精神的考夫曼基金会(Kauffman Foundation)联合新兴本地生活服务网上交易平台Thumbtack(图钉)进行一项调研显示,对于小微企业业主而言,税率高低并不如外界想象的那般重要,甚至可以说是无关痛痒。

近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所需承担的税金份额“相对公平”,也就是说即不高也不低。但是多数受访者抱怨难以遵循复杂的规章制度。Thumbtack首席经济学家约翰·烈博(Jon Lieber)也奉劝政府削减耗时耗力的繁文缛节,简政放权,“别去要求水管工花两天的时间在市政厅申请许可证,尤其是在他们还有别的事要做的时候。”

考夫曼基金会是美国最大的基金会之一,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专门支持创业教育的基金会,一直关注于初创公司以及小微企业的生存状况。该基金会与Thumbtack每年都会对成千上万家小微企业进行调研,询问当地对于招聘、规章制度、分区制、健康保险以及上岗培训的一些要求,并且基于这些调查数据,对美国38个州以及82个城市的“商业气候”(Business Climate)进行评级。

的确,如德克萨斯州这样低税地区通常排名靠前,评级高;类似加利福尼亚州和伊利诺斯州这样高税收地区不出意外地未能获得民心。不过,这却不是唯一的标准,比方说,明尼苏达州税收高,但商业气候评级却难得地获得了“B”,因为在这里创业很容易;华盛顿和佛罗里达这样低税地区,分别得了一个“C”和一个“C+”,华盛顿评级低是因为苛刻的分区制,而佛罗里达州则是因为这里的初创公司就像海洋世界里海豚跳铁圈一样,必须通过重重审批关卡。

“这给政客们上了一课:‘不管做什么,都要将事情简单化’。”烈博说,“这听起来似乎很简单,但很多政府机构却没有处理好。”

近年来,美国政府的行政作风与“简单化”背道而驰,从日益繁琐的许可证制度可见一斑。美国许可证制度强制要求劳动者必须先获得相关资历才能从事某些工作,本是为了保障大众的利益:如对于病人而言,医生职业许可证制度可以让病人避免碰上不称职的庸医,获得更好的医疗服务,而且有执照的医生工资上涨也能18%,其他领域也是如此。

不过,在20世纪50年代,只有护理等专业领域才要求职业许可证,也就是不到5%的劳动者需要证明自己的专业水平,但是,最近几年,要求劳动者必须得到职业许可证的范围急剧扩大,比例已扩大至35%。

当然,飞机驾驶员肯定是需要许可证才能上岗。但在密歇根州当保安要求培训3年,在犹他州当理发师要求数千小时的工作经验等等,就有些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了。

而且,各个州对劳动者的要求并不统一。举例来说,路易斯安那州要求70%的低收入职业持有许可证明,包括理发师、酒保以及美容师在内,在怀俄明州,该比例较少,为24%。在夏威夷州,执照获得的资格要求是工作经历加教育经历724天;在宾夕法尼亚州,为113天。

获得这类许可证的过程往往成本高昂且流程繁琐,近期一份报告估计,申请者的成本每年达到2000亿美元。更重要的是,这种许可证制度免不了会让很多潜在的劳动者以及创业者打消了念头。

繁琐的许可证制度还有一个诟病就是阻碍创新。经济学家莫里斯•克莱纳(Morris Kleiner)和奥兰•克鲁格(Alan Krueger)所说,这种制度日渐成为一部分人的保护伞,为他们“保驾护航”。

爱马者克莱斯特·凯里(Celeste Kelly)2006年开始为马提供按摩服务,一次55美元。2012年,亚利桑那州兽医医学研究委员会(Arizona State Veterinary Medical Examining Board)要求凯里停止这项服务,否则将面临高价罚款以及牢狱之灾。

据代表凯里起诉该委员会的律师事务所正义协会(Institute for Justice)称,亚利桑那州并没有要求兽医要学按摩,凯里小姐可以免费提供该服务;除非她是兽医,不然她不能收费。“我所认识的兽医觉得这很荒唐。”凯里抱怨道,“这(许可制)是他们获得自保的政治手段。”
 
另一方面,许多州政府官僚作风严重,行事拖沓,无所助益。新泽西会计师丹尼斯·科斯勒(Dennis Kessler)爆料,他常常无法打通相关部门的电话。当他打通的时候,回馈的信息往往是让人误解或是不完整的。最近,他花了30个小时的时间试图帮助一家公司客户进行法人地位变更,但到最后他才发现,在未获得新的联邦纳税人识别号的情况下,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创业光环褪色
美国曾被誉为创业者的天堂,如今却因各种繁文缛节被拉下神坛。

2012年美国“创业指数”达到新世纪以来的最高点,不少创立不足5年的科技创新企业估值已超过10亿美元。然而,这个标榜自有市场经济的国家如今日趋严重的官僚主义所困扰。

日益增多的“监管”也让初创企业,尤其是资金单薄的小微企业日子更加难过,创业天堂的光环已不再令创业者们趋之若鹜,无论是与过去的美国相比,还是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

去年,在世界银行(World Bank)发布的经商环境排行榜上,美国在全球189个经济体中名列第4位,仅次于新加坡、香港、新西兰。但是,在创业环境排行榜,美国仅排在第46位,落后于爱沙尼亚、马来西亚、格鲁吉亚、甚至法国。

造成这种令人郁闷的局面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繁文缛节,美国创业者平均需要跨过6道不同的法律和监管障碍,平均要耗费6天左右时间,才能走完流程,成立一家新企业。而在领衔创业环境榜单的新西兰和加拿大仅需要一道程序,快得多也便宜得多。

当然,繁文缛节只是决定创业活动的一个因素;是否具备融资渠道以及尊重企业家的文化也很重要。然而,这些数字代表着政策挑战。

考夫曼基金提供的数据也表明,尽管有所回升,但今年美国新增企业增长速率“仍远低于历史趋势”。

白宫已试图回应这个问题: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最近敦促各州削减职业许可证的种类。早些时候,奥巴马启动了“一天创业”(Start Up In a Day)计划,向利用技术精简创业流程的人提供150万美元的奖励。

有一个构想就是商业法规引入“日落原则”(Sunset Principal )——即法规应当在一段特定时间后自动失效,除非专门延长。这与当前法律法规截然不同:现行商业除非被特意废止,往往无限期有效。日落原则也有缺点,规则的重新制定可能带来商业不确定性和无休止的游说角力。

一些政策制定者正在认真讨论这个构想。国会议员克里斯·柯林斯(Chris Collins)提出一项法案,呼吁实行七年日落制度。这或许会引发一场针砭时弊的讨论,如哪些创业规则、职业许可证值得保留,哪些应该废除,以及如何阻止繁文缛节的蔓延。

在一个崇尚勇敢创业理想的国家,一场削减繁文缛节的运动可能是所有政客们都呼吁赞同的极少数事情之一。简政放权等改革是顺应世界经济发展潮流的必然选择:减少政府干预,发挥市场力量,营造更为宽松便利的营商环境等等,在这条道路上,美国还需付出更多的努力。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