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孟庆丰:赴证监会查卖空的公安部副部长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在股市持续暴跌的关键时刻,由公安部副部长带队高调介入股市异动,这还是A股开市25年来第一次。

7月9日上午,中国A股救市行动再有大动作。履新公安部副部长13天的孟庆丰,带队赴证监会,会同证监会排查近期恶意卖空股票与股指的线索。公安部的高调举动,连同前一晚财政部、国资委等部委的救市表态,令股市终于迎来了绝地反击的序幕。

当日,连续下跌三周的股市应声反弹,两市首现一千多只股票涨停,截至收盘,沪指涨5.76%,重回3700点,其余指数也有上涨。

据悉,证监会、公安部执法人员已进场对8日涉嫌恶意做空大盘蓝筹股的十余家机构和个人开展核查取证工作。报道还称,在股市持续暴跌的关键时刻,由公安部副部长带队高调介入股市异动,这还是A股开市25年来第一次。

对此网民纷纷热议称,公安部介入才是“真正的王炸!”、“还是枪管用”。

孟庆丰随即成为媒体关注人物。

公安出手 “空头”颤抖

在许多股民看来,孟庆丰带队赴证监会有些突然。不过,据《新京报》微信公众号“政事儿”分析,事实上,这个大动作早有先兆。

十八大闭幕后的2012年11月29日,深圳证监局与深圳公安局签署了《打击证券犯罪合作备忘录》,这是全国首家地方证券监管局和地方公安局经侦部门以签署备忘录的形式展开深入合作。当时,证监会稽查局局长欧阳健生、副局长毛毕华,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副局长罗子发等官员都来到了签约现场。

欧阳健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证监会和公安部将进一步深化合作,打击证券市场犯罪行为。毛毕华表示,十八大报告提出,“完善金融监管,维护金融稳定”,由于行政执法部门的调查手段有限,与公安部门的协作对于加强大案要案的查处十分重要。

2013年2月1日,多家媒体发布了一条消息《公安部部长高调走访证监会》,称此前一天,公安部部长郭声琨走访了交通运输部、证监会这两家单位,主动征求加强和改进公安工作的意见建议。在证监会,郭声琨表示:“公安部将进一步加强与证监会的协作配合,依法严厉打击各类证券犯罪,努力使证券行业朝着更加健康有序的方向发展”。

“郭声琨为何高调走访证监会?”不少股评人士分析认为,暗藏的含义是两部门在打击证券违法犯罪方面,将会重拳出击。

此后,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等多次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证监会正与公安部探索创新稽查执法合作模式”。

今年4月2日,证监会、公安部在深圳召开了查处内幕交易案件集中部署会议。会议部署涉案地证券监管机构和公安机关采取有力措施,加大打击内幕交易等违法犯罪的工作力度。

在此次孟庆丰带队赴证监会排查“恶意做空”后,据官媒新华网7月12日报道,7月10日上午,孟庆丰率部门工作组抵达上海,工作组现已发现个别贸易公司涉嫌操纵证券期货交易等犯罪的线索,正在依法开展调查。但报道并没有披露进一步的详情。

此前,曾有分析人士表示,有人在恶意做空A股市场,做空中国经济,而且手法和当初金融大鳄索罗斯做空香港股市的手法如出一辙。据悉,索罗斯当初做空香港股市的方法是结合外汇市场、期货市场以及股票市场三方力量,联系了世界的几大基金公司,利用对冲的方法做空。

央行主管报纸也曾暗示摩根士丹利等国际投行恶意做空A股。报道称,中国经济刚刚出现企稳迹象,各项改革正在有序推进,A股走牛正在对中国经济转型发展产生积极影响。此时,资本大鳄刻意做空A股,显然别有用心。

一篇文章还分析道,“从盘口上看,很明显,本轮做空资金经验丰富、实力强大且准备充分。相对于第一次经历杠杆牛市的A股来说,这些资金显然更加熟悉如何利用杠杆在每个阶段的爆仓效应,同时更加熟悉利用股指期货、ETF等一系列金融衍生工具组合做空,且面对政府的强力反击毫不手软,这显然会让人立刻和量子基金为代表的国际专业做空资金手法联系到一起”。

文章称,如此恶意做空,不仅可以让做空者挣得盆满钵满,也最终会影响居民的消费信心,更让股市重归熊途,使直接融资快速萎缩,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资本市场环境受到极大影响。

针对上述说法,美国财政部亚洲事务副助理部长罗伯特•多纳(Robert Dohner)7月9日否认了有美国投资者做空中国股市的指控。

公安部的介入,让“恶意做空”者感受到空前的威慑力。但也有市场人士疑惑,何谓恶意做空?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刘俊海表示,“恶意做空”本身不是一个罪名。证券领域违法犯罪有多种表现形式,较为常见的是操纵市场罪、内幕交易、虚假陈述等。“恶意做空”不排除几种违法犯罪行为并行,包括但不限于内幕交易和操纵市场等。

还有不少观点认为,股市大幅回调,真正的原因还在于,“脱离基本面而主要受资金推动的上涨行情,本身就制造和积累着重大风险”,加之,证券监管部门没有及时有效对包括民间配资、伞形信托、银行理财的结构化产品等场外资金杠杆加强监管,化解风险,最终导致一有风吹草动,股市便生动荡。这也“足以证明此轮牛市之脆弱”。

习近平旧部 “猎狐行动”组长

据公开报道,到7月9日,孟庆丰履新公安部副部长才13天。6月26日,公安部部长郭声琨主持召开部党委扩大会议,孟庆丰首次以公安部副部长、党委委员省份与会。7月2日,国务院正式发布了孟庆丰任公安部副部长的消息。目前,在公安部的领导架构中,他是排名第7的副部长。

孟庆丰也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浙江旧部。曾长期在浙江公安系统任职,担任过舟山市公安局局长、浙江省公安厅副厅长等职。

他出生于1957年6月,山东沂南人,1974年来到浙江省奉化县西坞公社,成为一名插队知青。结束2年的知青生活后,他在宁波地区公安处当了7年办事员,后升任浙江省鄞县公安局副局长、宁波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等职。1996年至2000年,他短暂离开公安队伍,当了四年宁波市江东区委书记。2000年重回公安队伍后,他先在舟山市工作了5年,担任舟山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2005年至2009年出任浙江省公安厅副厅长。

担任浙江省公安厅副厅长时,孟庆丰曾分管刑侦工作,屡破大要案。发生于2007年2月4日、导致17人死亡的黄岩特大纵火案,就由孟庆丰任专案指挥部总指挥,历时45天嫌疑人归案。

值得关注的是,习近平2002年至2007年主政浙江,与孟庆丰仕途有长期交集。此前媒体披露,习近平前后曾10余次到访舟山。

2009年5月,孟庆丰离开工作生活了35年的浙江,进京出任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局长、党委书记。

媒体报道特意指出,公安部经侦局有一个重要的分支机构,即成立于2003年、由证券犯罪侦查处扩编而成的证券犯罪侦查局,证券犯罪侦查局在北京、大连、上海、武汉、成都、深圳六地设有直属分局,由此形成了全国布控的证券市场监管网络。

2014年11月,在时任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副部长、纪委书记刘金国当选中纪委副书记后,中央调整充实了公安部领导班子。当时,孟庆丰和禁毒局局长刘跃进、装备财务局局长王俭3人一同获得擢升,担任公安部党委委员、部长助理。

而在刘金国于今年初卸下兼任的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副部长、纪委书记等职务后,原由刘金国分管负责、公安部组织开展的“猎狐”专项行动则改由孟庆丰任领导小组组长。

在今年1月8日公安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即由孟庆丰通报“猎狐2014”专项行动相关情况。3月31日召开的“猎狐2015”专项行动部署会,孟庆丰首次以领导小组组长身份出席。

“猎狐2015”专项行动是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部署的“天网”行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公安部决定从4月1日起组织开展“猎狐2015”专项行动,重点对象是外逃经济犯罪嫌疑人、外逃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涉腐案件外逃人员。

同时,公安部将积极会同中组部、最高法、最高检、央行、外管局等部门联合开展治理违规办理和持有因私出入境证照、打击利用离岸公司和地下钱庄向境外转移赃款等专项行动。

目前,“猎狐行动”已成为中国开展国际追逃追赃工作的形象标志。

6月9日,孟庆丰指出,“猎狐2015”启动以来至5月31日,全国公安机关共抓获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214名。其中,缉捕136名(含引渡3名),劝返78名;属于涉贪腐案件的人员27名,专项行动取得了重大阶段性战果。

有海外中文媒体也将孟庆丰等人视为近期人事变动中颇为受瞩的政坛“黑马”。分析还称,不仅孟庆丰曾是习近平浙江旧部,在今年3月公安部高层调整中,原广西自治区党委常委、纪委书记邓卫平出任公安部纪委书记,原河南省副省长兼公安厅厅长王小洪出任公安部副部长、北京市副市长兼市公安局局长,邓卫平和王小洪也都是习近平在福建时的部下。据报道,习近平1990年至1996年任福州市委书记期间,邓卫平在其手下任福州市晋安区委书记等职。王小洪曾任福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等职。有港媒引述熟悉福建官场的一名已退休官员透露,习近平与王小洪当年在福州关系密切,这是福建官场公开的秘密。

从这些人事调动中可以窥探新一届领导人的用人导向。有分析指出,熟悉只不过是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更契合习近平“三严三实”(严以修身、严以用权、严以律己,谋事要实、创业要实、做人要实)的用人思路。

股灾或成导火索 习王布局清洗金融系?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此番孟庆丰赴证监会“救市”的当晚,多家权威媒体不约而同以“黎晓宏:将‘一行三会’等单位作为加强巡视重点”为标题转载了《中国纪检监察杂志》的一篇文章,该文章是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办公室主任黎晓宏在2015年6月24日召开的省区市和部分中央单位巡视办负责人座谈会上的讲话。

文章中称,将教育部、国资委、海关总署、国税总局和“一行三会”(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等8家单位作为加强巡视工作规范的重点。同时,抽调部分中央单位纪检干部和巡视干部参加中央巡视组工作,进一步强化示范带动。

在公安部副部长驾临证监会排查“恶意做空”的同时,此文被高调转载被外界普遍认为“不止是巧合”,此中“另有深意”。

据悉,1953年出生的黎晓宏曾在现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担任北京市市长期间先后任职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秘书长。后来,王岐山调任中央担任主管金融的副总理,黎晓宏之后不久也随之辗转调任证监会纪委书记,仕途紧随王岐山。

7月6日,党媒《人民日报》政文部公众微信号解密中纪委第二轮巡视的13名组长和39名副组长,称副组长中有8人是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并新增加了7名金融机构的纪委书记。报道还直接点明,选用金融机构纪委书记作为巡视组副组长,一方面是给金融企业提个醒,提醒他们尽快进入状态、做好准备;另一方面,也是对这些纪检组长的一次集训,为下一轮巡视金融企业时配合巡视组工作打好基础。

而前一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也曾刊文“证监会:要对容易寻租的权力拿出有效管用防范措施”,文中表示,近日证监会纪委在福州召开工作会议时,就反腐问题,证监会纪委书记王会民约谈了参加会议的9家证监局党委书记和纪委书记。

加上股灾之时有不少媒体发文,将其原因指向政府监管部门。对此有分析认为,以上迹象显示,王岐山中纪委在布局巡视国企的同时,已经针对证监会等金融监管机构开始行动,当局对金融系的深度清洗已经开启。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