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中外医讯

全球“狙击”水压裂法


发布时间:2014-08-05 13:27:55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企业和政府如此费劲地‘美化’水压裂法还不如多花点时间发展太阳能、风能等更加清洁、安全的能源。

2014年7月5日原本是个平淡无奇的日子,然而在那一天,威尔士的街头却出现了一批人,他们拿着宣传册,举着横幅,上面写着:“威尔士不要水压裂法。”

他们是一群环保人士,致力于“让威尔士人了解水压裂法的影响,将其逐出威尔士、英国乃至整个欧洲”,为了扩大宣传效果,他们甚至将7月5日定为“威尔士反水压裂法日”。

所谓“水压裂法”(fracking),是“高压水砂破裂法”(high-volume hydraulic fracturing)的简称,是将混有沙子和化学物质的高压水流打入含有天然气和石油的地下岩层中,将岩层打碎并抽出藏身其中的天然气或石油。它是目前全球开采页岩气的最常用手段,而页岩气近几年在全世界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并被认为是解决全球能源危机的最佳方案之一。

然而,在面对魅力无限的页岩气及其基础水压裂法的时候,有很多国家和地区选择了说“不”。环保组织地球之友威尔士地区的主管加雷斯•克莱布(Gareth Clubb)说:“我们正在向首席大臣提出要求,要求政府禁止或暂停用水压裂法来开采页岩气。政府掌控所有的计划,他们可以立即停止这些活动。”

水压裂法的“世界悲”
威尔士人还在等待自己政府做决定,而法国人却早早地采取行动。2011年6月,法国颁布法令,禁止任何企业或个人在本国领土使用水压裂法开采页岩气或石油,这使得法国成为全世界第一个明文禁止水压裂法的国家。在接下来的三年中,法国又相继颁布一些法律,强化对水压裂法的禁令。

如今,当欧盟因乌克兰问题与俄罗斯闹僵而面临俄罗斯“断气”威胁时,法国国内有关解禁水压裂法的呼声越来越高,但是环保组织的调查显示依然有80%的法国民众反对解禁水压裂法,远远高于反对核电站的比例。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民意,法国总统奥朗德明确表示在自己的任期内不会解禁水压裂法。

法国人的坚持也感染到邻居德国,与明文禁止的法国和鼓励采用的英国不同的是,德国(以及西班牙等国)对水压裂法一直采取观望的态度。不过,在俄罗斯利用能源优势咄咄逼人的时候,德国却出乎意料地打算对水压裂法采取限制措施。

“在不久的将来德国国内将不会有利用水压裂法开采页岩气的经济活动。”德国环境部长芭芭拉•亨德里克斯(Barbara Hendricks)在7月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由她和经济部长西格玛•加布里埃尔(Sigmar Gabriel)共同起草的文件已经上报给德国议会和总理默克尔,一旦该法案得以通过,德国将从今年起禁止大部分水压裂法开采天然气活动,直到2021年。

人们担心默克尔政府一旦通过这样的规定,那么90%天然气靠进口的德国很有可能不得不“屈服”于普京,但是也有人认为德国及法国对水压裂法说“不”的底气更多地来自于大洋彼岸的美国——从2005年开始,欧盟一直都在强烈要求美国放宽自己的能源出口限制政策,而在奥巴马政府的鼓励下,美国的页岩气产业得到了快速的发展,使之完全有能力成为一个“天然气出口国”。

不过欧盟国家对美国天然气的期望可能要打点折扣。尽管奥巴马一直都在鼓励页岩气的发展并将其视为“振兴美国”的重要一环,但是各个州却有自己的打算。2014年6月30日,纽约州高等法院通过法律,授予州内各个县决定是否要在领地内禁止水压裂法的权力。

纽约州因此成为全美第一个“叫板”水压裂法的州,但它并非一枝独秀。早在2012年5月,佛蒙特州就考虑是否要在全州范围禁止水压裂法,而在纽约州做出决定之后,页岩气发展迅速的科罗拉多州表示有着相同的打算,同样试图摆脱水压裂法带来的页岩气盛宴的还有得克萨斯州丹顿市(Denton),这个市坐落于美国天然气储量最丰富的巴内特页岩(Barnett Shale)上,在过去几年中页岩气已经为该市带来了数十亿美元的资产。

然而在2014年5月份,该市市民通过一份有2000多个签名的请愿书迫使市议会在7月15日决定是否要禁止使用水压裂法,虽然市议会没有通过禁止令,市民也有权在11月份进行公投来决定水压裂法在本市的命运。

环境与安全之忧
“如果我们能通过这个禁令,我们就不用孩子成天担心生活在一片充满污染,甚至随时会爆炸的土地之上。”丹顿居民、倡议发起者凯茜•迈克穆伦(Cathy McMullen)说。

麦克穆伦的担忧也正是法国、德国等对水压裂法说不的原因。根据法国媒体的描述,法国人禁止水压裂法的想法始于2010年一部名为《天然气之地》(Gasland)的纪录片。在这部奥斯卡提名影片中,一个宾夕法尼亚州居民将自家水龙头流出的水点燃的镜头这让致力于保持郊区无污染,并以依云和皮埃尔矿泉水为傲的法国人深感震惊。

“(水压裂法的)代价比它带来的好处高出千倍。”环保组织法国自然环境新闻发言人博努瓦•哈特曼(Benoit Hartman)说。“在得克萨斯,水压裂法为人们所接受。但是法国不同。人们都说,这是我们的土地,我们的财富。”

《天然气之地》中的骇人场景不仅仅让法国人震惊,也让美国人思考。纽约州居民杰里•赫内汉(Jerry Henehan)表示:“如果我住在宾州,我估计会被吓死,我很高兴纽约州对水压裂法采取了相应的措施,这可以让我们暂时不会遭遇到宾州人那样的烦恼。”

的确,水压裂法最大的问题在于它对于地下水源造成的污染。根据英国地质调查局的研究,世界上95%含有天然气或石油的岩层都有含水层,因此用含有化学物质的高压水流击碎岩层很容易让地下水受到化学物质的污染,从而污染饮用水。杜克大学的研究表明美国一个使用水压裂法的油井周围1公里的地下水苯酚含量比一般地区高出17倍。即使是一些严禁在高压水流中加入对人体有害的化学物质的地区也难免受到此问题的困扰,因为岩层中往往含有重金属和放射性物质,同样会对地下水造成污染。美国宾州的一些居住在页岩气矿井附近的居民有着头痛、流鼻血等症状,被认为与受到污染的地下水有关。

而水压裂法造成的威胁远远不止水污染。由纽约州一些健康专家和教授组成的团队在7月初给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的一份意见纲要中列举出了水压裂法的坏处:空气污染、噪音污染、高压水流击碎岩层过程中对周边道路、建筑物等造成的损伤、石油、天然气泄漏导致的爆炸、放射性物质泄露、职业病等。

同样,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在2013年4月发布的一份报告,由于不断地使用水压裂法,俄克拉荷马几乎变成了美国的“地震之都”:自2011年以来,这一地区3级以上的地震的次数是上世纪同期的6倍。“由于高压水流击碎了岩石,将坚固的岩层变成了流沙状的物质,它们无法在阻挡地底深处的震动,这是美国中西部地区近年来地震频发的原因。”该报告说。

因此,正如麦克穆伦所说,“也许水压裂法给丹顿带来几十亿的收入,但是它给地区居民健康和安全造成的威胁和隐患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行业的反击
愈来愈高的反水压裂法呼声让从事这一行业的企业坐立不安。在纽约州通过有关禁止水压裂法的法案后不久,在这一地区从事页岩气开采工作的Norse Energy Group法律代表托马斯•韦斯特(Thomas West)表示:“这样消息无疑会对整个行业造成负面的影响。”

然而,这些企业及相关协会、政府部门却不会坐以待毙,他们积极地采取措施来削减水压裂法禁令带来的损害。他们首先采取的方案是尽力改善水压裂法在人们心目中的印象。美国内政部长萨利•朱厄尔(Sally Jewell)就表示“水压裂法已经安全地使用很多很多年了”;威尔士事物委员会主席大卫•戴维斯(David Davies)强调说:“我们知道(水压裂法)会有些环境危险,但是英国和威尔士政府会保证采取一切措施来将这样的危险降至最低。”

英国政府目前采取的措施包括严禁添加对人体有害的化学物质、每天监测矿井附近水质和空气环境、禁止矿井擅自扩大生产等。不过,很显然环保人士无法对这样的监管措施感到满意,于是威尔士和英国政府不得不祭出第二个武器:水压裂法的经济效益。

“水压裂法可以给威尔士创造7.4万个工作岗位。”威尔士事务委员会的一份报告指出,“而威尔士天然气可以让英国的天然气价格降低4%,每年能够为英国经济节约8亿英镑。”这样的经济牌也被其他国家所采用,美国共和党议员科瑞•加德纳(Cory Gardner)就警告科罗拉多州说如果该州禁止水压裂法,那么他们会在“一夜之间损失12万个工作岗位,120亿美元经济产值以及10亿美元的税收”。萨利•朱厄尔也强调说:“10年前页岩气只占美国天然气总产量的1%,现在则占到30%,我简直不敢想象这项被禁所带来的影响。”

现在,政治因素也成为水压裂法拥护者的常用理由。无论在德国还是法国,很多企业和协会提出“开发页岩气,摆脱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迫使普京在乌克兰问题以及其他方面让步”。法国兴业银行高级天然气分析师蒂埃里•布罗斯(Thierry Bros)认为:“如果我们不想在能源方面过于依赖俄罗斯,我们就必须做点什么。目前没有什么完美的方案,适当地解禁水压裂法是最可行的方法。”

与此同时,欧洲地区的页岩气问题也成为美俄交锋的着力点之一,2013年后,无论是奥巴马访问德国、波兰,还是希拉里访问罗马尼亚,说服这些对水压裂法持观望或否定态度的国家抛弃顾虑成为美国政客的重要课题。在2013年10月,雪佛龙公司的员工在罗马尼亚Pungesti村勘测页岩气遭到当地村民强烈反对,雪佛龙高层就指责是俄罗斯人蛊惑了当地人,让他们“错误地认为页岩气是魔鬼”。

不过,环保人士对于企业和政府在经济、政治等方面为水压裂法“开脱”的行径不以为然。“企业和政府如此费劲地‘美化’水压裂法还不如多花点时间发展太阳能、风能等更加清洁、安全的能源。”加雷斯•克莱布说,“至少,他们应当致力于开发更高效、安全的页岩气开采方案。”

(责任编辑:CBF聚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