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中外医讯

海外游学大“蛋糕”


发布时间:2014-08-05 12:57:24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一部分海外地接旅行社因为‘成本高、利润薄’等一系列问题,只能通过增加景点和购物来增加利益,导致一些

盛夏炎炎,海外夏令营成了很多学生的暑期活动。“因为打算本科毕业去美国念研究生,以前没有出过远门,想趁着夏令营的机会,先去那边看一下环境,以后的学习、生活可以更加适应一点。”刚参加完学校组织的赴美交流团的肖华(化名)向《中国经贸聚焦》记者坦言。

“在参与夏令营的学生里,像肖华这样的非常普遍。”承接海外留学业务的资深人士张先生告诉本刊记者,这些游学团更喜欢自称为考察团,也因此,坐拥世界名校的美国、英国等地成为夏令营的热门目标。

不过,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旅游交流期费用却不菲,日均2000余元的价格吓退不少家庭。“签证费910元,申请服务费2500元,往返机票1.4万元,项目费2.23万元(包括辅导费用、医疗保险和意外险、当地的旅行、食宿、课程、教材、交通等),外加其他费用,21天的活动,花去四五万元,真的太坑爹了。”肖华不禁抱怨。

“这是学校组织的海外夏令营,当时有上百人报名参加,最后成行的12人是经过层层选拔出来的。”一边是高于普通旅游几倍的价格,一边是学生以及家长的趋之若鹜。

近年来,游学市场呈井喷式增长,海外游学市场这块大蛋糕,引来越来越多人的垂涎。但本刊记者经过走访发现,高额的费用似乎并没有与合格的服务质量画上等号。

开拓视野
结交朋友

在一份游学项目介绍书上,记者看到其活动目的:“美国风俗民情的课程、课外活动以及世界顶尖大学访问,让中国学生通过在美国学习、丰富的课外活动或寄宿于富有爱心的美国家庭,有机会深入接触美国社会生活、民俗风情和文化传统,结交国际友人。”

“我去参加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就是为之后的留学做准备。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跟教授聊一聊。”没想到,在美国交流期间,肖华在一家苹果店发邮件的时候,真的遇到了一位UCLA的教授,“虽然交流很短,后来也没申请到这家大学,但是聊天还是挺愉快的。”

在肖华看来,夏令营最大的收获就是结交了许多朋友。“我们团是寄宿在当地居民家里的,房东是个孤寡老人,见到我们非常热情,喜欢和我们聊天,我也从中对美国有了更多的认识。”旅行团中,12个学生和带队老师都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据国际教育协会(IIE)出版的2013年开放门户报告显示,中国连续第4年成为美国留学生的第一大生源国,2012-2013学年间,中国留学生被美国高等教育机构录取的总数为23.5597万人,这一数字同上一学年相比增长了21.4%,这也是IIE连续第9年发布报告显示,在美高等教育机构留学的中国学生总数呈递增态势。

“只要有留学市场需求在,假期游学的市场也在不断扩张。”张先生告诉本刊记者,海外游学已经从一线、二线城市向三四线甚至是经济富裕的县级城市蔓延,也就是说已经向中小城市扩张了。

服务糟糕
路线略水

说起游学中的吃饭问题,肖华欲哭无泪。“我基本上吃了21天的三明治,一日三餐不是三明治就是汉堡包,后来听到三明治、汉堡包,就会条件反射式地想要呕吐。”

“行程倒是很丰富,考察了很多学校,包括幼儿园、小学、中学和大学,还有市政厅、警察署、消防局等等。不过,我倒不是很喜欢迪士尼。我更喜欢去博物馆,但行程中没有这项。你看人家美国小孩儿,一到夏天就往博物馆里钻,那里人山人海,又是免费的,又可以耗时间,还能学到很多,多好呀。”肖华说道。

逛街,似乎也是夏令营的标配,“逛了两次奥特莱斯。我从来没逛过这么多街,知道了很多以前都不知道的品牌,也就看看,没买什么东西。”

“一部分海外地接旅行社因为‘成本高、利润薄’等一系列问题,只能通过增加景点和购物来增加利益,导致一些游学团成了‘购物团’”。从事留学、海外务工中介工作多年的赵先生向记者透露,许多海外游学团是由海外旅行社负责地接的,涉及到有关学习教育的行程,就单独找一些当地的海外商会或者社团组织进行合作。

肖华还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几乎所有这类游学团飞的都是韩亚航空。我估计,韩亚航空肯定和一些团体达成了优惠条款。”去年暑假韩亚失事飞机上的141名中国籍乘客,就包括了70位赴美参加夏令营(团)的师生,其中两位女生遇难。

教育培训机构或者旅行社和学校合作组织,是目前海外游学的一种主打模式。“这类培训机构一般没有特别大的品牌知名度,所以选择和学校合作,招生的主导权更多掌握在学校手中”。张先生表示。

而过分“依赖”学校的招生方式,导致了海外游学经营过程中“学校教师拿回扣”的潜规则。“一个老师需要两三万的费用,这些钱需要孩子分摊,中介机构还要赚钱,这也是出国游学费用为何如此之高的原因之一。”张先生坦言。

门槛极低
缺乏监管

除了上述以学校为载体、由中介机构组织承办夏令营相关活动的模式外,据张先生介绍,目前海外游学主要另有3种操作模式:首先是正规的教育培训机构,这些机构一般都是由于其他业务产生的学生,称之为“散客”。其次是学校自己组织的夏令营,这种学校在境外能力比较强,能够直接通过学校外事办与境外中学甚至是大学取得联系进行夏令营的组织安排。最后一种是依托中外学校的友好关系,进行互访形式的海外游学活动。

“据我了解,目前通过市面上广告宣传的教育培训机构主导的海外游学模式,是现在最为普遍的操作手段。”张先生告诉记者。本刊记者走访了沪上几家知名教育培训机构,几乎都开展了相关暑期游学团。

一家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早在四五月份,游学团就开始报名了,“其实也不算早了。我们还要与当地的负责人沟通,安排吃喝玩乐住行等等。现在报名非常火爆,虽然对于普通家庭来说,开销的确不小,但是孩子出去开了眼界,交了朋友,这些是金钱无法衡量的,总而言之,量力而行吧。”

“海外游学,是一个门槛比较低的行业。”赵先生表示,基本上有办理出入境资质的公司都可以做,那些没有资质的公司也通过合作等形式开展业务。实际上只要注册成立一家公司,搞到生源,就可以把游学项目做起来。

“由于缺乏监管和标准化,很多机构在收费标准方面也显得很模糊,在住宿、吃饭、用车和师生配比等方面有很大的操作空间。”赵先生直言,对于那种“圈钱”的海外夏令营,地方教育部门应该加大管理力度。

本刊记者注意到,2012年5月,教育部、外交部、公安部、国家旅游局曾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对中小学生出国参加夏(冬)令营等有关活动管理的通知》,要求不得以营利为目的组织出国夏(冬)令营等有关活动。其中明确规定,组织中小学生参加出国夏(冬)令营等有关活动的主办单位应是中小学校、教育行政部门所属的对外教育交流机构或者共青团、少先队与妇联组织,并有严格的审批程序,安全保障有细化要求,收费有备案制度。

“不过,一些社会上商业性营利性夏令营不在教育部门的监管范围内。”张先生表示,“其实何为‘营利’,也没有具体的定义,存在监管盲区。”监管和行业标准的缺失,也导致了学生在遭遇游学陷阱时维权困难。

张先生向记者强调,随着游学市场的扩张,有必要针对这个行业制定行为规范和条例细则等。“这种规范条例应该起到引导作用,比如在境外活动期间进行安全质量把控的时候,作为主办方的教育培训机构或者学校应该制定更加细致化、体系化的规定”。

(责任编辑:CBF聚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