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中外医讯

逆流王石


发布时间:2014-08-05 12:55:23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中国楼市调控好像早不在王石忧虑范畴内,以逆流的姿态迎峰而上,王石似乎早就习以为常。

从港交所为万科B转H股成功上市敲锣归来的王石,显然是志得意满的。即便在楼市整体预期下调的现如今,他也没有表现出过度忧虑。

7月1日,王石现身港交所一周后,来到中欧国际商学院“大师讲堂”,作为这一系列讲座受邀的20位嘉宾中第11位发表演讲。完成在哈佛两年的学业后,王石的留学瘾好像还没有过足,又加入英国剑桥大学商学院,并成为剑桥大学著名的康河赛艇队队员。王石晒出一张他和赛艇队队友的合照,63岁“爷爷级”的王石相对身边的年轻人,个头虽然矮了一截,但身姿和精气神却毫不逊色。

王石说:“我不打算再挑战攀登珠峰最年长者的称号,因为我发现有我无法超越的对手。但是我以登山的经历去挑战最高空滑伞纪录,还没有人能超过我。”他似乎在暗示万科近年来频频出手的多元化战略,比如转型城市配套商、海外扩张,还有跟百度合作推进房地产业的互联网改造等等。围绕房地产主业伸出的这些触角,正如同王石利用攀登珠峰的成功,又加入滑伞和赛艇项目一样。王石在寻找多栖生存方式。

中国楼市调控好像早不在王石忧虑范畴内,以逆流的姿态迎峰而上,王石似乎早就习以为常。

第一还要不要争?

1997年是万科折桂中国房企的第一年,从此之后,万科再没有从这个位置上下来过。十七年过去了,“还要不要争第一”这个问题首次被王石提了出来。

王石的心态很复杂。当天,他用中欧戈壁挑战赛的成绩变化来形容万科的处境。“我们中欧的队伍保持第一很多年了,甚至都有点独孤求败的心理了。这时候第二第三名渐渐赶上来,差距越来越小。”

2013年万科的销售额为1740.6亿元,位居销售榜的第一位,排名第二位的绿地集团的销售额已达到了1625.3亿元,与万科的差距仅115.3亿元,在2012年底,两者的差距仍高达340亿元。绿地董事长张玉良之前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超越龙头老大“也就是一两个项目的事情”。

王石说:“今年初万科订计划,有人说2200亿,我意思2000亿。后来发现,另两家公司定了2400亿和2500亿的目标,于是万科就有人提出要不要也提高到这个数值”,王石在讲台上这样问观众:“你要是我的话会怎么做?”他说的2400亿这家,就是绿地集团。

听众争着回答,有人说重点应该落在净资产回报率上,也有人说,就应该指向2400亿,霸主的地位不能丢。王石都只是笑笑。对于有的听众“灭掉绿地”的说法,王石直接调侃说:“太好斗了!”

一位万科公司员工告诉《中国经贸聚焦》记者,今年万科的目标到底定2000亿还是2400亿的争论,实际上是公司上下广为知晓的事。这位员工表示,王石自2010年出国留学后就鲜少关心公司的具体业务,只是一再强调项目质量要保证。“实际上,王石本人并不喜欢公司发展太快,”这位员工说,“他多次讲过,有质量的增长才算是真正的增长,否则出了问题再回头去补救,损失可能更大。”所以,王石抛出的这个问题,他内心的答案还是2000亿。

根据CRIC克而瑞信息集团统计的房企2014上半年销售数据,销售金额排名第一的万科是1018亿元,第二名绿地是830亿元,第三名恒大是714亿元。

然而,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要对股东负责,因此郁亮带领的万科经营管理层坚持追求业绩,前述这位万科员工也认为是无可指摘的事。王石也表达了对这种心态的理解:“哪怕就是象征性地差了几十万的量,排到第二,从投资者到管理层的心理,都会有很微妙的变化,对质量,对股东投资者,还有更多利益相关者的考量,这些都不得不顾忌”。

不行贿背后的“委屈”

王石当天给自己演讲起的题目叫做《荣誉与底线》,如果说追求行业排头兵和确保项目质量是王石引以为荣誉的事,那么王石的底线可能就是他一直标榜的“不行贿”标签。
从港交所万科B转H股上市仪式归来,王石又免不了对境内外市场上投资遭遇的迥异待遇慨叹不已。

“我们想转H股,相当长一段时间不允许”,王石说,“等允许我们做的时候,又面临怎么让你不成。怎么让你不成呢?就是不做。我不做不是刁难你,而是我要坐稳这个位置,过段时间再到另一个位置,我来熬位置的,任何变化对我的晋升来说都不利,不作为不出事就是业绩。”

王石接着又说道:“这还算好的,还有比如你要过,要盖我这个章,就要怎样。更别提,房地产那么多宏观调控政策,今天一个国五条,明天一个国八条,你做这个事要找这个部门,做那个事要找另一个部门。这样的转型过程中,我非常担心中国再改革是怎么个改法,万科这么一家有影响力有实力的公司尚且受到如此待遇,那新兴企业,中小企业怎么办?”

相比较之下,王石又举出万科近年来海外扩张中,国外拿地建房的经历,大赞“非常easy(容易)”。

“万科前几年进入美国市场,20多年万科在中国从没拿过这么好的地:旧金山市中心一个老邮局的停车厂。你在美国不用搞台下交易,市场完全公开透明,你看中哪里,找合作伙伴一起来拿地,很简单。”王石继续慨叹道,“美国一个建筑要做什么功能,市场风险由开发商自己承担。盖多高要自己去和周边协商,一切按照规则、法律办事,公开透明,这是万科追求的,我们在中国是底线的事情,在美国你必须这样做。”

王石对中国行政不利投资的抱怨,却并没有在业内引来同情。

亚太城市房地产业协会会长谢逸枫告诉《中国经贸聚焦》记者,从股权结构来看,万科已经算是一家国企。“除了华润,万科没有其他持股超过1.5%的股东,华润股份14.73%的持股已经控制了万科。”谢逸枫认为,国有资本既然是控股股东,那么和政府权力机关之间就存在利益相关。

“实际上,万科常年占据中国房企老大,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强大的政府背景、成熟的住宅投资开发模式以及土地获取价格、融资价格的低廉。这之外,完美的公司制度体系、大批优秀的管理人才、营销队伍也助力不少。”谢逸枫说,“单是土地成本和融资成本这两项,没有政府背景就几乎不可能比竞争对手低。” 他个人对王石抱怨的真诚度表示怀疑。

不过无论外界怎么看,王石仍在多个场合表态,自己给自己的标签是“不行贿”,即便遇到诸多阻碍,他仍坚持阐述,这一标签给企业带来的好处。

王石的多栖战略

如果说是王石的个人魅力吸引到当天如此多的听众,那么与对他个人评价相等量的争议也从未远离过。从他的婚姻、私人生活,到发家致富第一桶金的传说,各种坊间传闻,都为“炒作王石”提供了材料。甚至他自己在演讲开场白中也说:“我知道你们是为什么来的。”场下立刻一片笑声。

在王石辞去总经理去哈佛留学后,本刊记者又听到这样一种“非议”:王石离任后,万科不再是刚创业时那个充满理想主义的万科,有过分追求业绩的嫌疑。

对此,万科自己的员工回应本刊记者说,楼市的下行效应确实给每个房企都带来不小的压力,万科也未例外。前述万科员工告诉记者:“加班确实比以前多了,因为市场形势不好,公司要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同时又要保证质量,工作量难免会增加。”这位员工坦言自己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可能再忙再累一点就要顶不住了。”但即便如此,他仍然对公司文化持正面评价。

“万科是这样一种企业:你可能拿到的不是行业内最高的薪水,但你还是会认可这是个最好的平台,因为它可以给你的工作权限和自由度是很高的。”万科员工对企业的忠诚度可见一斑。

在这样的形势下,万科积极改变发展战略的举措频频曝光,其改变纯住宅开发商的“转身”意图十分明显。以专业化著称的万科,开始转型城市配套商,他们和雅诗阁中国战略合作,正式启动酒店式公寓业务。同时还和百度签署合约,开始推行房地产行业的互联网改造。不过,谢逸枫认为,万科的这些举措,目前对业绩贡献度并不大,其分散投资风险与维持业绩稳定增长及应对市场调整的意图更为明显。这些举措要成为长期发展新的增长点,还得看投资规模与增速及市场发展程度。按照万科当前的开发模式,未来十年的主要利润增长依然在住宅开发。
在万科员工看来,万科当下最大的改革还是来自内部,就是其5月28日宣布推行的合伙人制度。

万科所谓的“合伙人制度”,实际上就是一种员工持股计划。这一计划分为两种:一是跟投制度,对于今后所有新项目,除旧城改造及部分特殊项目外,原则上要求项目所在一线公司管理层和该项目管理人员,必须跟随公司一起投资。员工初始跟投份额不超过项目峰值的5%。二是股票机制,将建立一个合伙人持股计划,也就是1320人的EP(经济利润)奖金获得者将成为万科集团的合伙人,共同持有万科的股票,未来的EP奖金将转化为股票。

这一制度的目标实际上就是绑定员工和公司的利益,分享项目收益,同时也共担项目风险。

不管外界怎么看,在万科自己员工眼中,万科仍是值得尊敬的企业。“他始终在自我变革,始终尝试超越自我。”前述万科员工告诉记者。而这也恰是记者在王石的演讲中体验到的,王石试图传达的他个人的价值观。

(责任编辑:CBF聚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