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中外医讯

沪牌机制存疑


发布时间:2014-08-05 12:52:54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现在比拼的是网速、手指灵活,甚至是运气,并没有让真正需要车牌的人拿到。

6月29日,13.5万多人竞标7400张沪牌的场景仍历历在目。7月19日,上海国拍大楼车牌标书登记点前,依然有许多竞拍人前来登记,排起了长队。

这是6月新规出台后的首次标书登记。尽管新规中对竞标人设立了门槛,但显然,效应难以在短期内显现。

事实上,近年来上海车牌频登热门话题。自2012年,上海车牌价格节节攀升。2013年3月,9.08万元的最低成交价让不少车主惊呼“比买辆车还贵”。

随后,“警示价”新政出台,有了拍卖价的天花板,沪牌价格渐渐回落,今年上半年的价格稳定在7.4万元左右。然而,按每克计算,上海私车牌照的单价超过黄金价,仍是名符其实的“最贵的铁皮”。

同时,“警示价”新政引发了新问题,自去年下半年,素来稳定的投标人数水涨船高,使原本“价高者得”的拍卖,变成带有运气成分的“中奖”。2014年5月首次突破10万人大关。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高等研究院市场机制设计与信息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孙宁长期跟踪研究拍卖机制设计,他向《中国经贸聚焦》记者打了个比方:“现在的车牌拍卖,类似于实体商场的年末大甩卖,顾客毫无秩序得等在店门口,一旦开门就蜂窝而上,比的是谁速度快,但忽略了真正对产品有需求的顾客。”

“双标书”抢道
赚二手牌差价

“为了能提高中标率,我们家买了2张标书。”参与6月拍牌的小钱告诉本刊记者。

小钱表示,他家其实并非缺上海牌照,两辆车上的都是上海牌照,这次想趁换购新车再拍两张上海牌照,如果能拍到,就把两辆旧车带牌卖掉,而在二手车市场,沪牌的价格高达12万元,这意味着,如果能拍到两个牌照,她相当于一次性能赚近10万,补贴购新车的差价。

沪上一位4S店销售员告诉记者,像小钱这样,为了提高中标率,全家总动员的客户不在少数。一些屡拍不中的车主为了提升中标概率,一般使用家人身份证件,同时购买多个投标额度,让这个庞大的竞拍人数“虚胖”了不少。

二手牌市场无疑是“双标书”购买者青睐的后路。

二手沪牌有“死牌”、“活牌”之分,主要因为政策规定车牌不能单独交易,必须随车交易。所谓“死牌”,指买家先用车牌卖家的名字购车、上牌,再由卖家连牌带车过户给买家,流程简单但交易存在一定风险;而“活牌”大多是从报废车辆上取下的车牌,到手时车牌已是买家的名字,过户流程稍长但更可靠,不过市场上数量一直非常少。

由于“警示价”限制,个人车牌价格不能真实反映市场需求。本刊记者询问了多家中介,被告知从今年开始,二手沪牌的价格参考每个月的私企车牌拍卖价格,“活牌”基本等于私企车牌价,“死牌”略低于这一价格。目前“死牌”售价在11万元左右,“活牌”售价则在12万元左右。

多家中介坦言,现在二手沪牌很难操作,而这样明显过高的价格也无人问津。

有中介表示,去年实施新政后二手车带牌过户过一年内不得再转让,接着又有带牌过户半年内不得分离,上家(出售牌照者)本来就不多,价格自然上扬。“上家不肯降价,我们也没办法,大家都在观望,但只要你们屏牢不买,他们总是会把价格降下来点的。”

6月29日出台的新政被称为引导改善额度实际需求、控制拍卖人数量的一项组合拳。显然新政出台会改善一部分类似于小钱的情况,拍牌人数也能相应减少。

但是,新政策仍不能改变的是二手车市场的高价和上海外地车越来越多的现实。新政发布后,本刊记者走访了位于上海市曹杨路的二手车公司,二手车市场待价而沽,价格相对于上月的12万元有涨无跌,甚至有“黄牛”表示,随着投机拍牌的减少,以后二手车市场的牌照也会越来越稀缺,价格比现在更高。

拍卖机制
应更讲求透明公平

拍牌3个月未果的小朱向记者表示:“每次拍牌都是临近结束10秒钟的时候,突然就会卡顿,然后等你反应过来,就显示拍卖已经结束了。到底是内部数据交互有问题,还是被暗箱操作了呢?”

6月21日,沪牌拍卖如期举行,但是国拍系统无法登陆,即便登陆后也无法刷新公共信息,随后国拍中心发出公告,称交互数据异常,本次拍卖取消,延期至29日。值得注意的是,5月份的公牌拍卖也出现类似问题。“国拍每月收这么多的钱,服务器却做得这么垃圾,连一句道歉都没有吗?”类似的抱怨不绝于耳。

孙宁认为,车牌拍卖本来是个脑力问题,考验报价能力,而现在比拼的是网速、手指灵活,甚至是运气,并没有让真正需要车牌的人拿到。

近日,上海财经大学市场机制设计与信息经济研究中心撰写了一份《关于改进上海车牌拍卖的建议方案》(以下简称《建议方案》),提出上海可采取“含保留价格的拍卖及摇号混合机制”。该《建议方案》已于2013年6月30日完稿,今年年初已上交上海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在《建议方案》中,上海财经大学提出了“含保留价格的拍卖及摇号混合机制”,具体操作流程分为六步,简而言之,有支付能力的以竞拍高价获得车牌,支付能力较弱的摇号获得。竞拍获得者统一支付竞拍失败者中的最高报价,摇号获得者统一支付公告中的保留价格。

孙宁向本刊记者解释,这一改进方案保证了基本拍卖收入和分配效率、减少了拍卖的复杂性,同时也使收入不高的普通家庭获得更多机会,更杜绝了暗箱操作的可能性。

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这一《建议方案》听上去比较合理,但是并非没有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如何设定保留价格,假如说保留价格设定在5万元,那么对于之前以超过5万元拍下牌照的竞拍者来说,显得非常不公平。

“即便保留价格设计为目前的警示价,那么外界可能还会存在大量争议,为什么北京、广州、天津都是摇号免费获得牌照,但是上海偏偏要收那么高的费用?”

孙宁坦言,沪牌紧张的背后对上海对地面交通的管控。车牌额度控制私车购买,的确不是治本的药,上海早已明确将发展城市公共交通作为治堵、治污染的根本途径。

上海市交通委主任孙建平在2014上海民生访谈中透露,正在研究小客车额度有限期使用的政策,但“不会对所有车牌一概而论,政策的发布和施行也会留足时间”。此外,未来可能会根据道路情况和大气环境状况,实行个别区域拥堵收费、车辆限行等政策。

公共交通点面结合,全面覆盖,是治理拥堵的基础。然而基础仅仅是基础,如今上海地铁公里数全球第一,公交线路也非常发达,但公共交通资源使用率在时间和空间上存在严重的冷热不均,资源空置率居高不下。

附:现行沪牌拍卖机制与上海财经大学提出的混合机制流程(做示意图)

现行沪牌拍卖机制:

竞拍人门槛:年满18周岁,持有效驾照、身份证、本地居住证明(不含《临时居住证》),自2014年7月起通过拍卖获得个人客车额度的,3年内不得再次登记参加拍卖

第一阶段:首次出价(10:30-11:00)期间,出价若高于“警示价”(2014年“警示价”为72600元),系统将不予接受

第二阶段:修改价格(11:00-11:30)期间,在系统实时显示的当前最低成交价的基础上,可修改两次出价,修改范围在±100、±200、±300之间。

中标原则:价格优先,时间优先,也就是按照竞标人的最终出价由高到低依次排序,最终出价金额相同的按照投标拍卖服务器写入的时间先者成交。

上海财经大学提出的混合机制:

竞拍人门槛:根据每月公布的发放牌照数、其中用于拍卖数量以及保留价格自行决定。

第一阶段:拍卖期间(若干天),出价不得低于保留价格,可随意更改报价,但无法知晓其他竞拍者出价情况

中标原则:价格优先,也就是按照出价高低依次排序,成交价格统一按照竞标失败者中最高报价成交。

第二阶段:摇号。抽中者统一支付保留价格。

(责任编辑:CBF聚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