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中外医讯

吴金贵:中国足球当学德国


发布时间:2014-08-05 12:13:38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深陷泥沼的中国足球要进步,在观念和体系上都应 该好好向德国足球学习并借鉴。

北京时间7月14日凌晨,巴西里约 热内卢的马拉卡纳球场,随着德国队在加时赛最后阶段绝杀阿根廷,捧起大力神杯,并在自己的球衣胸前绣上第四颗星,延绵一个月的世界杯盛宴最终落下帷幕。

本届世界杯展现了国际足坛怎样的格局分布?什么样的足球风格和技战术已经成为主流,或者说新的趋势?德国足球的重返巅峰对于中国有何学习与借鉴意义?就此,《中国经贸聚焦》(下称CBF)记者日前专访了著名足球教练吴金贵。

复盘德阿大战

CBF:您之前就预测德国将再度捧杯,刚刚结束的决赛上,也确是德国最终1:0击败了阿根廷。能否对这场比赛做些解析?

吴金贵:这场决赛极为精彩,体现了相当高的技战术水准。比赛中阿根廷采取了大幅收缩稳守反击的策略,针对德国队防守上边后卫压上大存在身后空档、中后卫转身和回追速度相对较慢的弱点,利用前锋线梅西和伊瓜因等人的速度进行反击。这样的战术在上半场收效甚佳,阿根廷的几次反击都非常犀利,甚至接近破门。

尽管受到阿根廷的全力阻击,但德国队应该说在赛前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一方面,他们在半决赛时轻松大比分战胜巴西,又比决赛对手多休息一天,而阿根廷与荷兰的另一场半决赛却 踢到互射点球,德国人在体能上占优; 另一方面,针对比赛中可能遇到的困难准备了多套方案。先是主打两个边路, 利用首发中锋克洛泽的身高抢点,在看到这种打法对阿根廷后防威胁不太大后,主教练勒夫又换下克洛泽换上格策打中路,无锋战术让阿根廷盯人开始变得困难。而且德国队自始至终心态比较平稳,坚持打控制球和高位逼抢,进攻手段也灵活多样,左右两个边路换位频繁,终于在加时赛如愿取得了进球。

纵观全场,双方在威胁球和机会创造上差不多,可以说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赛。但德国队的整体性更强,战术打法并不围绕某一两个球员展开。其能够最后捧杯就胜在这点上。

“控球+速度”是趋势

CBF:除了决赛之外,此次世界杯引人瞩目的还有,无论卫冕冠军西班牙还是东道主足球王国巴西,经历都堪称惨痛,前者小组赛出局,后者半决赛被屠。对此您怎么看?请对本届世界杯做个大体的回顾和总结。

吴金贵:从世界杯可以看到目前国际足坛的格局,以及足球技战术的最新发展趋势和潮流。格局上就是欧洲和南 美基本平分秋色,进入十六强和八强的球队主要都来自欧洲和南美(包括中北 美洲),数量相当。非洲尽管有不少能力突出的球员,但球队在整体上还捏合不到一起,达不到顶尖水平。亚洲球队更是差距甚远。

体 现的技战术最新趋势则是:“控球+速度”更加流行,而不仅仅是控球; 用整体战术替代围绕某个球星制订的战术。

德国队在过往以身体和力量见长的打法基础上吸收了西班牙“Tiki Taka” 传控足球的精髓,实现了实用足球与技 术打法的成功融合。整个巴西世界杯期间,其传球次数高达4900多次,位居各队之首。小范围内几个人的传接组合非常流畅,站位接球很合理,从决赛中我们也看到,阿根廷很难抢下球,往往只能采取犯规战术。在强调更多走地面球的同时,速度也更快,几下倒脚就能打到对方禁区前沿。

相比较而言,欧洲球队要比南美球队更加注重整体。美洲球队中整体性打法更鲜明的比如哥斯达黎加、哥伦比亚等,都在本届世界杯上进步迅速,取得了良好成绩。而过于依赖个别球星的乌拉圭、巴西等,在苏亚雷斯、内马尔缺阵后就折戟沉沙,欧洲球队中像依靠C罗 的葡萄牙更是小组赛早早遭淘汰。

至于近年来风光无限的西班牙走下神坛,或是足球发展不可逆的规律, 毕竟不会有一支球队可以永远称霸。所有球队都在研究西班牙的传控打法,寻找对策和试图破解,它却选择了保持传统,乃至过分强调传控;加上核心阵容老化,状态大不如前,对荣誉的追求也没有了曾经的那种渴望,因此栽倒并不令人感到十分意外。

CBF:本届世界杯上亚洲球队在小组赛过后即全军覆没,对此您怎么看?

吴金贵:亚洲球队的没落让人唏嘘。日本、韩国一直在探求符合自己特点的足球风格,但在对抗上能力稍差了些,伊朗虽然身体上能够与其他球队进行抗衡,但在整体和战术上相对落后, 而澳大利亚近年青训大不如前,不再像过去那样有众多球员在欧洲主流联赛踢 球且不乏较为知名的球员。

借鉴德国青训模式

CBF:上世纪90年代,您曾经在德国留学6年。您也一直认为中国足球应当学习德国,尤其是借鉴它青训体系的成 功经验。能否谈谈您的具体理解?

吴金贵:事实上,早在1994年世界杯被淘汰出局后,德国足协就已痛下决心酝酿进行改革。包括在教练员培训上,更加强调走技术化道路;建立科学的训练方式,从以往讲究力量的训练转向加强对球员灵活性、协调和平衡能力的训练;训练手段上的多样化和对训练比赛的技战术分析科技化结合,在训练基础实施上也做了很多改进。此外还做了很多资料搜集工作,在对数据进行科学分析后制订了长期的发展计划。

特别是在青训系统方面,积极向西班牙、荷兰等取经。所有德甲、德乙足球俱乐部都被要求必须组成自己的青训中心,目前已建立了46家青训中心。每家俱乐部在一线队、预备队之外,还有多达10个年龄档的梯队。随着青训体系的逐步建立和完善,从1997年开始,德国U系列梯队就在欧洲赛事中取得了较好成绩,相继涌现出一批才华出众的年轻球员。2009年,德国青年队更包揽了欧洲U17、U19、U21的全部冠军,创造了欧洲足球的历史。

德甲霸主拜仁慕尼黑俱乐部在去年主帅海因克斯率队取得“三冠王”功成身退后,还挖来了前西甲巴塞罗那俱乐 部的主教练瓜迪奥拉,目的就是进一步学习西班牙式的传控打法。拜仁拥有众多德国国脚,在德国国家队身上也能看到瓜氏足球理念的影子。

与之相应的是,德国在经历1998 年世界杯和2000年欧洲杯惨败后,很快完成球员的新老交替,继2002年世界杯 获得亚军,也接连再获2006年世界杯和2010年世界杯季军、2008年欧洲杯亚 军。直至此次世界杯重新登顶,德国足球在蛰伏多年后的爆发绝非偶然。

深陷泥沼的中国足球要进步,在观念和体系上都应该好好向德国足球学习并借鉴。

CBF:您认为中国足球的青训能够从德国模式中学到哪些东西?

吴金贵:中国足球比较功利化, 青训办法仅限于选拔一批年轻球员进行集训,比如进入足校过早开始专业化训练。这种圈养式的培养模式,在职业化的初级阶段是一种临时办法。但在足球全球化的今天,足球变得高度职业化的同时,它已经是一种系统化的工程,培养模式更趋多样化。这种单一模式的培养已经影响了学员的正常学习和成长, 使其失去了未来有更多选择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也阻碍了各区域足球青训发展的道路。

而在德国,小孩子报名当地的足球学校,并不荒废学业,年龄稍长开始进行对其评估、看评估分数是否合格。每年淘汰制后,如果被认为实在没有天 赋,可以退出球队继续正常的学业。基本上每个人都能达成最起码高中毕业的阶段,大部分人还能获得未来入读大学的毕业文凭。同时,欧洲很多国家都要求16岁以下的球员不准跨地区加盟其他俱乐部,划定球员的家必须距俱乐部多少公里范围,以便其家人能够实施有效 监护,和推动本地区足球青训的发展。

德国全国上下都非常乐于投入到足球这项运动当中。在46个训练中心之外,还有300多个足球基础培训学校和数十个足球精英培训学校。人口仅为8200万的德国就大约有2.6万个足球协会或者组织,拥有630万注册球员,高居世界第一,平均每13个人中就有一位注册球员。政府要求社区超过一定人口就必须建一个足球场地,对场地的基础设施也有相应要求。各级联赛组织得非常好, 足球文化氛围培育良好,热爱足球是浸透在骨子里和血液中的——即便你不能成为一名球星,但通过参与足球运动, 可以让你成为一个优秀的人。

中国足球的症结在哪

CBF:近年广州恒大依靠雄厚资金 实力,通过超强引援一举夺得亚冠,取得了空前成功。您怎么看待这种“土豪”球队的做法,其对于中超联赛的竞 技水平会否有促进,是否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吴金贵:通过大肆砸钱迅速站稳 脚跟和取得好的成绩,在球队发展的初级阶段,这自然是一条捷径。恒大的大手笔引援和亚冠的光环,很能吸引眼 球,在商业利益上也收获不菲。这也是促进青少年参与足球运动的一种方式。 但接下来球队肯定还必须有一个长远的规划,包括要将自己的各个系统建立起 来,完善俱乐部的建设。

CBF:您曾经担任过上海申花、杭州绿城和山东鲁能等多家足球俱乐部的主教练职务,在您看来,国内俱乐部主要存在哪些问题?

吴金贵:主要还是管理和俱乐部的职业化规范化建设问题。很多俱乐部都是人治,做事情缺乏延续性,管理层换岗之后就往往人去政息。而且在投资人和主教练之间,俱乐部总经理的角色很重要,但不少俱乐部老板任人唯亲,由此导致缺乏规范化、职业化的管理和建设。随心所欲不按规律办事,这也是我多次执教遭遇的最大困扰。

我们现在中超16家俱乐部,很多在 俱乐部的建设和管理上都达不到要求。 相形之下,德国的任何一家俱乐部,不管是豪门还是贫民俱乐部,规模可以有大小之分,但建立模式是一样的。以德甲拜仁慕尼黑为例,它有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领导层也大多由前俱乐部球员所担任。公司主要管理机构包括俱乐部注册协会主席团、俱乐部下属拜仁慕尼黑股份公司董事会和股份公司监事会等。其中,俱乐部注册协会是其最大股东;监事会成员中则包括了来自股东阿迪达斯、奥迪等公司的负责人, 对俱乐部的运营进行监理。

CBF:您这里提到了应该由专业人士来管理俱乐部,但从更高层面的足协来看,现任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却并非专业足球人士出身,而是前乒乓球运动员和金牌教头。对此您怎么看?

吴金贵:这个问题很尖锐。我个人认为,足协高层管理者可以不是从事足球专业的人士,他已经在一个高度了, 他可以组织好更专业的足球管理人员进行工作。

CBF:德国足球从低谷期到现在重新登上世界的巅峰,其间经历了十数年的韬光养晦。而对于基础远远差得多的中国足球来说,是不是需要制订更为长远的发展计划,特别在青训体系方面?

吴金贵:日本足球就制订了50年的发展计划,但中国不太可能定出一个10 年或者20年的计划。如果我们没有一个长远的、坚定的足球发展计划,按照中国目前的青训水平和足球人才匮乏的现状,想在未来几年内再次打入世界杯决赛圈,我认为是非常难的。因此我们需要彻底改变。不过,体制要突破很难, 很多官员到足协工作很功利,只为抓出短期成绩以尽快获得升迁。而且足协的官办体制决定了其服务职能的低下。当然这种体制也有它积极的一面,就是领导重视之后,下面会很快动员起来。但中国足球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周全考虑, 制订计划,逐步构建起自己的体系, 包括管理经营人员、教练员和运动员的体系。

CBF:中国足球还有哪些需要改进的地方?

吴金贵:首先,国内联赛赛制要跟世界接轨。欧洲联赛都是跨年度的,这是根据运动员生理状态科学设定的,世界大赛也是根据这样的周期而定的。否则我们的国家队参加大赛永远是处于联赛间歇期,而在间歇期的运动员是没有竞技运动状态的!目前日韩也都想改; 其次,就是俱乐部建设规范化,需强制性要求建立各个级别的梯队,而且必须有各自的训练基地;第三,比赛场地必须符合国际规定,包括草坪、更衣室、媒体中心、球迷看台等。此外,还应 重视投资人、赞助商,以及重视媒体舆 论氛围。

关于个人规划

CBF:回顾您个人之前的职业生涯, 最让您感到骄傲和遗憾是什么事?对外界的一些争议您又是如何看待的?

吴金贵:我没有真正在中国职业足球联赛里效力过(当时还没有职业联 赛)。之后我通过在国外学习进修和从担任申花队助理教练开始,积累足球专业知识和带队经验,并先后执教多家俱乐部和出任国家队助理教练。培养了很多年轻球员进入俱乐部队和国家队,有很多球员至今还在为国家队效力。

我带队的成绩有目共睹:在中国本土教练里,我是将球队带入亚冠联赛次数最多的,申花三次进入亚冠,绿城也进入过亚冠。这些都是我觉得可以引以为傲的。遗憾的是2004年没能夺得亚洲杯冠军和没能入围2006年德国世界杯。

作为一名足球教练,我一向推崇对 球队严格管理、严格训练,同时在俱乐部层面,要求推进职业化建设和管理。遗憾的是,一些人可能看不惯我对俱乐部的发展话语过多,由此导致了大家在理念上的分歧。

CBF:在今年6月辞去鲁能俱乐部技术总监职务后,您下一步对自己在足球圈的从业履历有怎样的规划?

吴金贵:先陪陪家人,毕竟这么长时间没有跟家人在一起了。调整好自己心态。然后会考虑做一些理论研究工作,目前我也是同济大学足球研究中心的特聘教授,我们正在建立一个团队, 研究和翻译一些德语足球专业书籍。此外,就像我一直以来青睐德国青训模 式,并在申花、绿城、鲁能等都着力打造过俱乐部的青训体系和训练基地设施 建设那样,我也希望接下来能为中国足球的青训做些事情。而且我始终认为一定要打破目前圈养模式下足球和学习相悖的现状,将足球和教育结合起来。

CBF:是不是有计划要建一所足球学校?

吴金贵:现在还不方便透露。

 (CBF记者祝跃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CBF聚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