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欧洲新雾都巴黎


发布时间:2014-04-02 11:58:43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治理雾霾单靠法国不够,这需要每一个欧洲国家之间的合作。

巴黎的初春往往是欢愉的时光:微风和阳光为香榭丽舍大街和塞纳河增加了一丝暖意,整个巴黎似乎都活跃起来,街边的咖啡馆将桌椅摆到了外面,在外就餐的人延长了自己的午休时间,希望能够更好地享受这美丽的时光。

但是这样的日子却在今年被打破了,当地时间3月12日至14日,一股突如其来的雾霾将巴黎变成了“北京”,颠覆了人们对法国首都环境优美的印象。

将巴黎说成北京显得有些夸张,根据BBC驻巴黎记者休•斯科菲尔德(Hugh Scofield)的报道,“巴黎天气即使在最糟糕的时候也无法和北京、新德里、圣保罗等地的雾霾天相提并论”。根据欧洲环保局的数据,3月14日巴黎的空气质量指数为185;而当天上海的空气质量指数为177。要知道,在上海和北京等地空气质量指数“爆表”的时候,空气质量指数突破400并不是罕见的事情。

但是,185的空气质量指数以欧洲标准来看已经是“无法忍受的污染”, 巴黎市政府表示“这是17年来巴黎空气质量最糟糕的一天”;斯科菲尔德表示自己在晚上在住所附近骑车时会明显感觉到嗓子不舒服;人们被迫待在家里,窗子只能偶尔打开一下,而窗外的雾是如此之厚,以至于那些标榜“从我这儿能看到埃菲尔铁塔全貌”的旅店只能让慕名而来的情侣们看到一个高大、灰色的轮廓……

巴黎也玩“单双号”
面对难以忍受的空气污染,巴黎市政府果断采取了行动,3月14日,政府宣布采取车辆限行措施,3月17日当天凌晨5:30分开始,只有车牌号为奇数的私家车可以上街(电动车和混合动力车不受限制),同时还为牌照号为偶数的汽车提供免费泊车服务。另外,为了不影响市民的出行,巴黎还宣布从3月14日开始将地铁、公交车等公共交通工具免费运行,同时还增加了免费自行车租赁、一小时电动车共享等活动。

3月17日当天,大约700名警察走上街头,他们在60多个地区布控,负责拦下任何违规上街的偶数牌照号的私家车主并向他们处以22欧元的罚款。根据巴黎警察局的数据,在当天巴黎经常总共发出近4000份罚单,其中部分人是不知道有这个禁令,但大多数人还是“明知故犯”,因为他们认为这样的措施侵害了自己的自由和权力。

有些人在抱怨,但是年纪大的可能想到了17年前曾经发生过相类似的事情。1997年10月初,巴黎空气中的二氧化氮的含量达到了每立方米400毫克,巴黎政府同样祭出“单双号限行”的武器,同样是只有牌照号为基数的汽车允许上街,而地铁、出租车和公交车等交通工具也同样免费;也有近千名警察上街阻止违规者,第一次被抓到的市民将被予以警告,第二次犯错的人则需缴纳将近100英镑的罚款。

“所有巴黎市民都要遵守这样的规定,这是还给我们新鲜空气的重要一步。”法国媒体在当时报道说,“即使是总理利昂内尔•诺斯潘(Lionel Jospin)和环境部长多米尼克•瓦内(Dominique Voynet)也是开着电动车(也同样被排除在禁令之外)去上班的。”

“历史总是会重复的,今天的地铁和1997年几乎一样挤,不过乘客们还是很有礼貌的,他们尽量避免给别人造成麻烦,也有一些原本不认识的人相互聊了起来。”斯科菲尔德说。

实际上,1997年的“单双号限行”是巴黎对抗空气污染的特殊政策的开始,根据规定,巴黎政府会在空气质量连续三天超出法国(后来是欧盟)标准后或者有一天严重超出标准后采取这样的措施——偶数日期允许牌照号为偶数的汽车上街,奇数日期对奇数牌照汽车放行。

柴油汽车是罪魁
两次限车令不仅仅原因和过程相一致,连结局也差不多,1997年的限车令执行了三天便宣告结束,今年则更短,3月18日5:30,也就是限车令执行24小时后,巴黎当局便宣布取消限制,同时公交系统也恢复了收费运营。

结束限车令的原因都是因为它们起到了当局想要的效果。根据巴黎交通部门的统计,3月17日巴黎的车流量减少了60%,交通拥堵时间降低了25%。第二天,空气质量指数降回了标准线内。这说明汽车限车令的确对改善空气质量有所帮助。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在2013年的调查,北京在2008年实行单双号限车令后,它的污染物颗粒含量比不采取限车令的水平降低了20%。

不过,仅仅指望限车令来改善空气质量是不现实的,尼日利亚首都拉各斯和意大利米兰也曾采用过相类似的政策,但是收效甚微:有些人不惧罚款依然在限行日将车子开上大街,而一些有钱人干脆再买一辆车,让自己同时拥有两种牌照。

对于巴黎同样也是如此,更何况,这样的限车令的成本也很大,在限车的同时免费使用的公交系统每天的成本达到400万欧元,这对于巴黎市政府来说并不是一笔小数目。

“每个人都知道需要做更多的事情来解决这个问题,你不能总是指望这种单向的、紧急的措施,因为我们不停地消耗能源,不停地开车,我们都要为这种雾霾天气而买单。”斯科菲尔德说。

的确,有很多研究报告认为,造成法国空气污染的罪魁祸首就是当地的柴油汽车。据悉,柴油汽车目前占法国汽车总量的60%。由于之前的法国政府认为柴油比汽油的燃烧效率高、排放的污染物少,因此总是通过降低税收等措施来推广柴油汽车(很多国家政府、汽车企业以及环保人士都持有相同的观点)。

“实际上,柴油的碳燃烧率是比汽油要高一些,但这只能解决温室气体的问题。我们的研究发现柴油燃烧产生的物质中致癌物的含量比汽油要高,对人体健康造成更大的损害。另外,尽管柴油技术一直在进步,但是它所造成的颗粒污染物依然要比同级别的汽油要多。”英国伦敦空气净化活动创始人、环境学家西蒙•伯克特(Simon Birkett)说。

法国政府也有人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巴黎副市长、下届市长候选人安妮•伊达尔戈(Anne Hidalgo)认为前法国中右翼政府应当为巴黎雾霾负主要责任。她指责2007年担任法国环境部长的娜塔莉•戈舒斯科-莫利塞(Nathalie Kosciusko-Morizet)曾经全力鼓励使用柴油汽车,导致PM10的排放量大幅增加。同时她也表示自己如果能够赢得3月26日的市长选举的话,她就会采取措施将柴油汽车逐步清理出巴黎。

还有帮凶
依达尔戈的话听起来更像是为了市长选举拉选票,她的对手也毫不示弱,被她批评的戈舒斯科-莫利塞就反击伊达尔戈,说其所在的社会党在执掌巴黎的13年里未能提升空气质量,是这次雾霾的罪魁祸首。

政党之间的博弈不仅仅局限在柴油汽车上,又更多的元素被拉了进来。天气就被巴黎当局说成是帮凶之一。法国气象局报告说3月中旬巴黎地区白天的气温比往年要高,到了晚上温度又急速下降,这样的天气导致污染物无法被驱散,最终导致了3月14日重污染的发生。

“实际上,3月17日后空气质量的改善也与这种不正常的天气结束有关,”法国气象局说,“我们将会每天观测空气质量指数已决定是否有必要再次执行限车令。”

同样被称为“帮凶”的还有法国的邻居。根据法国空气检测局在2011年的一次研究,法国境内的污染物颗粒有51%是由本土交通造成的,但有39%的PM2.5来自于周边国家。

其中德国被认为是“最恶的邻居”,法国媒体认为在2011年福岛核电站事故后关闭本国所有核电站的德国的用煤量大幅增加,导致该国,尤其是在与法国、比利时和荷兰接壤的边境地区的污染物排放量大幅增加。尽管法国空气检测局局长伯纳德•菲利克斯(Bernard Felix)强调说德国不一定要为法国的污染买单,但3月中旬的东风让大部分法国人相信德国为巴黎的雾霾日“添了一把火”。

但是德国人极力否定自己与法国的空气污染有关。德国环境部发言人在接受法国《费加罗报》采访时表示“德国的用煤量在近几年是在快速增加,但是发电厂都采取了最先进的减排设备,它们排出的污染物比以前要少”。德国联邦环境研究所科学家玛丽安•韦奇曼-费比西(Marion Wichmann-Fiebig)认为“德国不应当受到责备,因为风向是双向的,德国也会受到从波兰或法国飘来的污染物的影响”。

无论德法两国谁对谁错,这都揭示了一个不容辩驳的事实:治理雾霾单靠法国不够,而是需要每一个欧洲国家之间的合作。人们期待欧盟能在这发挥更大的作用,除了统一的标准外,具体的措施和奖惩办法也在欧盟职责范围之内。现在的欧盟正在关注着伦敦的臭氧层污染,它也有可能为法国提供相应的解决方案。

(责任编辑:CBF聚焦网)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