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利率市场化首抛时间表 中国金融改革加速


发布时间:2014-04-02 10:20:33    来源于:英国路透社

摘要:

3月11日在两会期间记者会上,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第一次明确表示,存款利率放开是利率市场化的最后一步,亦在计划之中,很可能在最近一两年就能够实现。此言一出,令市场预期中国将加速推进金融领域的市场化改革。

去年7月,中国央行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迈出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关键一步。而目前存款利率则还未完全放开,上限是基准利率的1.1倍。

在央行放开贷款利率不久,为完善金融市场基准利率体系,指导信贷市场产品定价,贷款基础利率集中报价和发布机制正式运行。此后,央行在去年12月正式推出同业存单,意味着存款利率市场化的提速。

“我们预期今年存款利率浮动区间将扩大,同时在未来几个月内引入存款保险制度。”汇丰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称。

中国农业银行总行战略规划部分析师付兵涛也认为,虽然现在银行已经通过各种途径打破了存款利率的上限,但政策的实际操作未必会一步到位。“我个人更倾向于扩大存款利率上限的幅度,比如今年上浮20%,明年到30%,渐进式的。”

形势比人强

按理说,传统的商业银行应该是存款利率上限管制政策的忠实拥趸。但实际上,在互联网金融的冲击下,商业银行已经开始自己革自己的命,它们现在反而更希望监管层放开行政管制的束缚,以便能够全情投入市场竞争。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市场研究总监鲁政委表示,银行理财实际上就表明银行已经义无反顾地加入了利率市场?%W??7??浪潮。“不管主观上是愿意的还是被迫的,银行都大规模进去了。”

“正是因为存款利率上限被管住了,银行们才不得不找别的方式跟互联网金融的‘宝宝们’竞争,还处处显得力不从心。”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的高管说。

周小川也表示,市场上肯定是存在一种力量推动利率市场化的。各种新兴的业务及其方式,都对利率市场化有推动作用。

“从这个意义上讲,形势比人强。”上述股份制银行的高管说。

阿里巴巴去年6月携手天弘基金推出余额宝,在不到8个月的时间中,就吸引了大约4000亿元的资金,超过了中国规模最小的五家上市银行的客户存款总额。

除了颇具吸引力的收益率,余额宝和其他在线货币市场基金的多个创新功能使得民间资金远离银行存款和线下理财产品。不同于多数银行的理财产品,余额宝允许投资者实时赎回,且没有最低购买门槛。

此前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要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完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周小川日前亦表态“不会取缔余额宝等金融产品,但会加大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

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认为,中国银行业去年出现了“钱荒”,加上利率没有市场化导致利率水平飙升,给传统的商业银行带来了麻烦,却恰恰给互联网金融造就了机会。如果加速推进利率市场化,改变利率形成扭曲的现象,让市场引导利率回到正常水平,互联网金融的机会亦将随之消失,反而不会对传统银行业带来太多影响。

鲁政委认为,央行要做的不是管住利率上限,而是在市场中设定利率锚。去年6月“钱荒”及12月流动性紧张就为例证。尤其是去年6月20日隔夜回购利率创下30%历史峰值,远超Libor(伦敦同业拆借利率)在金融海啸时水平。

而央行在将SLF(常设借贷便利)操作对象拓展至中小金融机构后,就赋予了SLF利率作为资金利率上限地位,有助于增强市场参与主体的公平性,降低资金市场高成交利率的锚定作用,抑制金融机构资金套利偏好和高流动性溢价的羊群效应,降低整体资金利率的波动水平。

一位国有商业银行的部门主管亦表示,央行若要加速推进利率市场化的改革,就必须让整体的货币政策调控方式都市场化。“如果一方面放开存款利率上限,另一方面对贷款还是完全行政手段的额度控制,这种市场化又有多大意义呢?”

平衡改革的力度和风险

不过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正处于经济结构调整期,宏观环境并不支持央行做加速利率市场化的动作。

上述国有商业银行的部门主管表示,利率市场化必定影响银行的净息差收入。而在利率市场化的初期,均衡利率上行,现在中国存量债务规模巨大,资金成本上升对债务的可持续性将产生很大影响。

“银行将受到资产质量和盈利的双重挤压,会产生多大的风险,监管层是否有充分的估计?”上述部门主管说。

他表示,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很多的中小银行实际上到目前都没有风险定价的能力。一下子把利率上限放开,尤其是在经济换挡的时候,就很可能造成中小银行为追求收益,去投很多高风险行业的信贷产品。

“目前互联网金融带来的冲击对银行来说,并不致命。如果完全放开,银行很可能进入‘囚徒困境’,就是你不高息揽储,那我来。那就影响大了。”该部门主管说。

周小川亦表示,利率市场化初期容易导致利率走高,这种短期痛苦不能免除。但是形成新的均衡之后利率有可能会回归,贷款利率和存款利率会存在平行上升的趋势。

“经济好的时候谁都不愿意改,说日子这么好,瞎折腾啥呢;经济不好了,又不敢改,说改革搞死了怎么办——那你说什么时候改?”上述股份制银行高管说。

也许正如证监会主席肖钢所言,“改革需要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的确需要掌握好或者说统筹平衡好改革的力度和市场可承受的程度。”

(责任编辑:英国路透社)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