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中外医讯

台州“洋垃圾”透视(二)


发布时间:2013-03-04 15:28:21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专访长三角循环经济技术研究院院长杜欢政教授:无害化处置是前提

《中国经贸聚焦》(下称CBF):作为再生资源领域的知名专家,您如何看待再生资源产业及其前景?

杜欢政:经济发展离不开资源,资源可以又分成原生资源和再生资源两大块。比如,原生金属主要是指从矿石开采到金属到加工和材料,再生金属则是从废旧电线电缆、变压器、机器设备等回收再生来取得的。

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更离不开资源,原材料要依靠原生和再生两大资源,要实现两大资源并重的战略。特别是中国近30年工业化过程中已经开始累积了大量的金属,金属社会蓄积量在不断增加,比如2012年中国有超过1900万辆的汽车生产销售量,随着部分汽车的报废,有大量的金属、塑料资源可以再生利用。资源再生回收利用这是必然趋势。

从一组数据,我们可以看到这种趋势变化——中国2001年10种主要有色金属的产量大概在850万吨左右,2011年约为3400多万吨,同年再生有色金属产量大概是835万吨。换言之,2011年再生有色金属产量已经基本等于10年前全部有色金属产量,并占据了2011年全部有色金属产量的1/4左右。

CBF:对台州固废金属拆解的污染问题您怎么看?

杜欢政:在资源再生回收利用过程中也会产生二次污染问题。尤其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民众对环保问题也越来越重视。无害化处置再生金属已经成为这个产业发展的前提条件。如果无法做到这一点,这个产业现在就不能再发展。

台州已经在三山涂围垦区规划和兴建新的金属资源再生产业基地,要把企业搬到那里,远离居民,降低环境污染对老百姓的影响,搬迁后将进行产业升级、技术革新,使污染源更减少,劳动生产率更提高。污染问题会逐步得到解决。

此外,台州有其特殊性,它每年200多万吨再生金属是从国外进口的,就此也有种观点认为台州将污染从国外引进来了。

而事实上,据测算,台州进口的废旧金属中真正不能再被资源化利用的大概只有1.5%。同时从另一角度来看,中国每年进口大量铁矿石,从国外进来的铜精矿铜的含量约为30%多,其他则是硫、砂石等要被抛弃的东西。进口铜精矿加工对国内所造成的环境污染和进口废料在中国回收利用带来的污染,两相比较,后者事实上要小得多。只是给老百姓的视觉感受是——铜精矿是原料;废五金是垃圾,俗称洋垃圾,且具有非标准性,东一堆西一堆。但它其实是宝贝,98.5%都是有用的,只有1.5%需要做无害化处置。因此,从这个角度而言,进口废料对环境是起到保护作用的。

CBF:中国为什么不能充分利用国内的废旧金属等资源,而要大量从国外进口呢?

杜欢政:中国2010年进口的废纸、废塑料、废金属等4000多万吨。之所以大量进口,是因为发达国家已经完成了工业化过程,而国内这30年间正处于工业化阶段,对金属等资源还处于消耗积蓄的过程,一方面,积蓄量没有那么多,另一方面,制造业发展又需要大量的原材料。

再举个例子,国内造纸目前基本都是以国外进口废纸作为原料,如果用木浆、草浆造纸,不仅要砍伐森林,COD的排放也会非常严重。

因此,随着工业化的发展,地下资源都搬到了地上,我之前提出了一个“城市矿产”的概念——以后我们的资源不是来自于地下采掘,而是地上,城市的回收体系就是资源的采掘系统。

CBF:中国目前对于进口废料的监管有哪些规定,是否足够严格?

杜欢政:进口废弃物是比较敏感的问题。近10年中国进口废弃物曾经出现过几次被查出不合格的情形,比如进口塑料中检出夹带有生活垃圾,这种才是真正的“洋垃圾”。虽相对偶然,只占检验检疫批次的0.13%,但影响很大,遭遇了不少批评之声。

实际上,对于进口废料的监管,中国目前是全世界最严格的国家之一。进口废料需要有国家环保批文、处置单位要求环保合格,商检境外抽检,到了境内商检、海关还都需要抽检等环节层层把关。

相比之下,发达国家废料贸易允许出口转移的品种比中国多得多,它们是将之作为资源来运作的。

当然,发达国家处理废料的企业社会责任感比较强,而中国部分废料处置企业纯粹是为了赚钱,想将环境污染转移给社会,如果不严格监管的话,比较容易出问题,这也是事实。

CBF:就国内目前的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体系来看,主要存在哪些问题?在国家财政税收等政策扶持方面,您有什么建议?

杜欢政:再生资源产品具有双重性,从国内回收来讲,一方面,它是资源,按照市场规律在走;另一方面,如果处置不好会带来环境污染,因而又带有公共性。

国家发改委已于2010年推出了“城市矿产”行动计划,要在全国建50个城市矿产基地,进行统一规范管理。政府将投入大量资金支持公共设施建设,由企业和政府共同出资解决因环境设施增加而提高的成本问题。

国内再生资源回收的主力军目前主要是“农民游击队”,他们首要考虑的是能不能赚钱,不会去考虑环境处置问题。因此,“正规军”打不过农民游击队,后者没有环境成本,在回收价格上占据优势,大部分货源都在他们手上控制着。

这个行业也缺乏正规像样的回收企业,回收技术比较低下。而如果回收技术水平高,能够产出很多高附加值的产品,就有覆盖环境成本的可能,只是简单处理赚不到钱,显然无法进行环境设施的投入。

国务院2011年49号文《关于建立完整先进的废旧商品回收体系的意见》已经提出,国家将从内贸资金中拿出一部分钱来专门推动这项工作。全国总共选择了90个城市作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的试点。像上海浦东推出了“阳光阿拉环保卡”,市民上交废料后获得相应积分,用这些积分可以坐公交、购物等;浙江永康则通过龙头企业物华回收公司将农民游击队收编,形成了规模化统一的操作方式。

要做好这项工作,国家应该支持大企业,政府拿出部分资金,支持一些有规模、有社会责任感、有环保处理设施的企业,让它们在处置的时候也能赚钱,它们就能以稍微高于市场的价格将原本分散在农民游击队手中的废弃物收过来集中处置。那么,这个产业的规模化、规范化水平就能大大提高。像日本的废钢回收就控制在几个巨头手上,其处理水平自然就高。

至于原有对再生资源企业在流通环节的增值税退税政策,2011年已经取消,并不是不想支持这个行业,而是优惠环节发生了变化。新政策将是支持利用环节。因为回收环节的支持容易产生虚开增值税发票的问题,税务部门监管比较难。

(责任编辑:CBF聚焦网)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