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中外医讯

隐形“新势力”


发布时间:2012-09-28 16:55:33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岑坚坚信:不投入就没有产出,在投入时风险一定存在,但想好了就要敢于去尝试,试了才有结果。

据《福布斯》杂志调查显示,截止到2012年7月15日,中国共有2422家A股上市公司,其中,1028家为国有企业,1394家为民营企业,这1394家上市民营企业中有684家为家族企业,比重达49%。而这些家族企业中又有45家家族企业已被第二代接管,占比达7%,这个数字还在继续上升。

说到家族企业,我们会想到浙江。说到浙江,我们会想到温州。其实,在浙江,家族企业是各地的常态,在宁波也是一样。但是宁波的企业家特点很难用一句话来形容,因为他们相对来说真的很低调,尤其是第二代接班人,可谓一股隐形的“新势力”。

你听说过“岑坚”的名字吗?如果没有,你就可以想象出在宁波还有多少个像他这样的接班人,你也可以想象出在全国会有多少个这样的第二代掌门人。

上阵父子兵

这些年中国的民营企业发展很快,在我们还未回过神来,第一代企业家,也就是这些民营企业的创业者已经逐渐到了退休的年龄,他们的子女有一些从海外学成归来,在各种期待和声音中接过父母辈手中的大印,开始执掌整个家族企业。尤其以80后接班人更被津津乐道,从小饱受争议,被认为“不务正业”的80后,目前也已经被社会渐渐接纳和理解。

相对于个性鲜明的80后,那些已经接任的60后掌门人,似乎显得“中规中矩”了点,岑坚或许就是这样一位接班人。虽然他长得高大英俊,但非常低调谦逊,让人无法描述对他的第一印象,也可能是记者和他接触的时间太少。对于企业的管理和未来方向,他总是说得少之又少,但言简意赅,一语中的。这就是这代人的特点——没有繁冗华丽的辞藻,但行为朴实坚定。

不过,对家族企业的“家事”,岑坚倒愿意说得多一点,记者注意到,他谈到父亲的时候态度非常明快愉悦。他说:“宁波人健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1988年开始创立的,当时是我爸爸的主意,他打好江山,我现在负责守江山。”岑坚接着谦逊地说,“虽然现在在重大事项决策上,我的意见是居主要地位的,但我爸爸也会经常给我泼泼冷水、提个醒,企业里能听到不同的声音是好事,能给我思考的缓冲,老人家毕竟经验丰富,这样能让我把事情考虑得更周全些,降低决策风险。”

岑坚坚信不投入就没有产出,在投入时风险一定存在,但想好了就要敢于去尝试,试了才有结果。“现在做企业如何定位很重要,企业不光为了赚钱,还要考虑市场需求,企业的长远规划,以及企业的社会责任等。所幸人健这些年一直在良性发展的道路上,证明我们的决策是对路的。” 据岑坚介绍,人健药业今年已经完成了股份制改造,计划后年在深圳中小板上市。果然,只要让这些接班人放开手脚,他们身上那种气质就显出来了,企业在稳中求进。

接班是否出于无奈

“富二代”一词自流行以来,一直都是毁誉参半的,其实在任何群体里都有精英和平庸之分。富二代里也有为数众多的精英分子,相对来说比较稳重踏实,他们较少在媒体面前曝光,他们的故事鲜为人知。看过父母经营企业的艰难,承载了太多的期待,这些接班人身上天生带有一种“宿命感”色彩,他们能够为一些信念而放弃理想,他们的接任更像是一次“再创业”,属于“创二代”。

比如方太集团的总裁茅忠群。上海交通大学电力电子技术专业硕士毕业后,茅忠群的父亲,也就是现在方太集团董事长茅理翔,把希望放到了儿子茅忠群身上,当时茅忠群思想斗争的很激烈,是不同意的,母亲出面做了说服工作,茅忠群最后确定留下来,一直做到现在,将方太集团做大做强。

方太集团也在宁波,或许这就是宁波企业家的特点,他们不贪图名和利,只专心做自己的事业,岑坚也是这样对记者说的。他说,“宁波企业家的确比较低调,勤劳务实,我觉得人都很渺小,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企业与企业之间也是平等的,大小只是形态的问题。”

说到温州企业家,人们的印象是“喜欢玩资本”,喜欢“投资炒房”等,可宁波的企业家还真不好概括。宁波有一大批优秀的企业,如雅戈尔集团、杉杉投资控股、吉利汽车、太平鸟投资集团等,它们的分公司目前已经遍布全国各地,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但宁波的医药企业数量不多,人健药业显得很特别。岑坚告诉记者,他目前没想过要转行,他只想专心做实业,他说隔行如隔山,盲目转行会对现在的企业造成不利影响,他会在医药行业一直做下去。看来,宁波人还真是有股韧劲。

当被问到是否也希望自己的后代来接班时,岑坚说从心里还是希望的。“但现在不像以前了,现在人健药业是股份制企业,做重大决策时要召开股东大会,掌门人只有股份参与决策权。”从岑坚的话语间,感觉他自己还挺享受“接班”工作的,也许当年的挣扎和徘徊,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隐匿在眉宇之间了。同时记者觉察出,人健的资本之路正在开启,也许一个纯粹的家族企业正在向一个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注重团队建设的新人健迈进。

二代接班人厚积薄发

第二代在接班之前,应该是先去其他公司锻炼镀金,还是直接进“家门”熟悉情况,关于这个话题外界一直争论不休。对于一个注定要接管家族企业的二代来说,也许根本没有多余的选择。最近,新希望集团接班人刘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享了她的心路历程。

1998年从国外读书回来,刘畅接受了父亲的建议,去了北京工作。当时,其父亲刘永好有意让她在集团外的公司历练,因此刘畅在北京金锣广告公司一呆就是两年,对品牌有了最初的认识。后来,刘畅在北大读了两年BiMBA(北大国际),毕业后又来到上海,投身于新希望集团在上海的房地产业务中,出任新希望集团房地产事业部副总经理。两年后,刘畅又将事业重心转移到新希望集团的海外拓展上,当新希望在新加坡设立海外投资公司总部时,刘畅出任该公司董事长。而此前,刘畅还曾任职新希望集团的团委书记。正是这些历练,使得刘畅未来掌舵这家30年的企业有了更多资本。

良好的海外学历背景,又在其他企业接受过锻炼,再加上第一代企业家的点拨,很多第二代接班人在接管家族企业后,尤其面对2008年金融危机的余波及国内外经济下行的局面,不但没有让家族企业衰退反而逆势飞扬。

据《福布斯》杂志统计,家族企业中,第二代开始任职和第二代已经接管的企业整体盈利能力正在接近仅由第一代任职掌舵的企业,当经济经历滞胀和衰退之时,第二代参与经营的以及接管后的企业显得比第一代掌舵的企业有更强的抵抗经济周期的能力,尤其是一二代同时任职的家族企业在净利润率的指标上显著反超和逆周期而上,显示出年轻一代的一份活力和激情。

没错,年轻代表了活力和朝气,人健药业就是这样一个企业。“医药属于高科技行业,有刚性需求,受经济危机的影响不大,资金回笼较快。当地政府在政策上很支持我们。目前我们特别注重创新,而创新的关键是人才。” 岑坚对记者说。

做企业就是要坚持+创新

1988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岑坚和父亲获悉妇女尿中可以提取出很有价值的药品,而且国际市场需求大,但提取的工艺复杂,技术要求很高。经过认真研究和市场调查,公司当即决定攻破这个难关。经过数百次的实验,绒促性素和尿促性素两个生化产品终于研制成功。批量生产后,在国际市场十分畅销,为人健药业掘到了第一桶金,也从此拉开了他们向制药行业挺进的序幕。

之后,人健药业聘请外籍博士成立了研发中心,使人健药业的新品研发工作驶入了快车道。迄今已累计开发100多个新产品,其中有30多个产业化,仅每年的研发投入就在2500万元以上。“我们始终将目光定位在国际高端市场,因为美、日、欧三个地区的药品消费占了全球市场的80%以上。这对我们是个挑战。虽然绒促性素和尿促性素已是20多年的老药,但我们在技术、管理上仍然在不断完善,以适应国际医药新的要求。”

父亲稳健的性格和岑坚的激情,二者完美结合,不断缔造着人健的传奇。人健药业没有走盲目多元化扩张的道路,而是在医药专业化的这条路上健步如飞。

最后,问岑坚今后的梦想是什么时,他略微思考了几秒钟。岑坚说,他的梦想是人健能研发出更多新药,给病人带去福音,圆人类健康之梦……

宁波人健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介:

宁波人健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创建于1988年,是一家专业从事药品生产的高科技企业,厂区占地17万㎡,员工500余人。产品销往20多个国家和地区。2012年预计销售额逾5亿元人民币。公司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浙江省出口创汇先进企业”、“宁波市明星企业”,公司研发中心为浙江省高新技术研发中心。公司自创立以来,一直致力于技术创新和产品开发,如今已形成医药中间体、原料药和制剂的完整产业链,产品涉及生物化学、化学制药、生物工程等领域。

(责任编辑:CBF聚焦网)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