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盛大退市:一场游戏一场梦


来源于:梁诗怡

摘要:当年的一匹黑马在海外资本市场杀出一条“血路”,如今峰回路转,盛大的私有化退市到底意味着什么?市场还会

中国游戏玩家有几个不知道盛大网络的。那是当年的产品市场,如今在资本市场里,上市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了,就在中国企业纷纷抢滩纽约证券交易所时,还有谁对纳斯达克上市的盛大“孤儿股”感兴趣?2011年11月22日盛大网络宣布私有化协议达成,交割将于2012年第一季度完成,届时,盛大网络将从美国纳斯达克退市。一时间,被市场“遗忘”的盛大网络,再次回到公众视野。

私有化退市指的就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回购其他股东手中所持有的股权,并最终使这家上市公司退市,成为私人企业。盛大网络已与Premium Lead Company Limited(母公司)和New Era Investment Holding Ltd(合并子公司)达成一项合并协议和计划,根据该协议,母公司将按每股普通股20.675美元或每股美国存托股份(相当于两股普通股)(“美国存托股份”)41.35美元的价格收购盛大。目前,陈天桥家族拥有公司发行在外股份的约69.7%(不包括尚未行使的公司期权),计划通过来自摩根大通的贷款融资1.8亿美元、公司及其子公司的现金以及陈天桥家族的现金出资的资金组合提供交易所需资金。整个交易预计在2012年第一季度之前完成,交易估价全面稀释基础上的盛大网络整体估值约为23亿美元。

上市太早还是退市太晚

关于盛大网络的退市,业界评论不一。有人说是为了摆脱资本市场的业绩压力,有人说盛大想转型,还有人说可能会回归中国资本市场,甚至还有人说这是“独裁者”陈天桥对家族的负责任之举,此话意味深长。盛大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和总裁陈天桥其实曾多次抱怨过,华尔街不懂盛大模式,甚至认为上市早了。中国企业过去讲究“放长线钓大鱼”,边融资边干活,而华尔街盯的是业绩。对美国投资者而言,盛大网络旗下业务不陌生,早期它是个游戏概念股,如今它早已超出游戏之外,而市盈率却难让陈天桥满意。2004年5月14日盛大以11美元发行价登陆纳斯达克,良好的赢利表现与业绩成长使盛大股价一直维持在较高价位,令陈天桥成为2004年中国新首富。但风光不能永存,虽然盛大股价于2009年曾触及最高点62美元,但此后运营利润逐季度下降,近两年的财务报表更是表现不佳,相信陈天桥看到报表时心里一定会很痛。

陈天桥说盛大上市早了,其实有三层含义,一是盛大过去对华尔街和自己的认识都有局限性,使融来的资没有真正的用武之地;二是盛大有钱之后不断收购企业,收购的企业不断亏损,拖累了盛大网络;三是盛大的商业战略具有前瞻性,未来会“后发制人”。其实陈天桥这样说似乎有点给自己找借口,业内人士都知道,盛大也曾因为缺钱而差点“流产”,此一时彼一时,盛大不上市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大手笔的收购行动,陈天桥也就不敢放开手脚去绘制他的“网络迪士尼”蓝图。盛大的问题不在于上市太早,而在于迟迟未能“打通产业经脉”,虽然整合了众多产业链,但各个都是“死穴”,从某种程度来说,盛大应该早点退市。

据中国工商联并购公会和国浩律师事务所的统计显示,截止2011年11月12日,遭遇停牌退市的中国概念股达到42家,其中,28家被勒令退市,6家完成了私有化退市,1家主动退回OTCBB场外市场交易,1 家因破产而退市,另有6家企业的股票被停牌至今。中国企业的诚信问题且不说丢脸已经丢到国际上,单是正大光明的企业也禁不住华尔街贪婪的考验,华尔街不是“创新工场”,而是一个巨大的“风投机构”,它不断吮吸着新兴朝阳产业的血,而冷落老化的没有创新的企业。于是,中国企业这几年也学了一身坏毛病,甭管怎样先上市再说,圈到钱之后高管辞职套现,然后自己去做风投,变成华尔街的“托”。 盛大显然不服老, 陈天桥心中仍存有“娱乐帝国”的梦想,既然“志不同道不合”,不如尽早退市,识时务者为俊杰,从宏观战略转为微观战术,专心于自己的产品和技术。

“生孩子”和“领养孩子”之道

盛大旗下有众多“孩子”。1999年11月,陈天桥成立了“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这是盛大亲生的孩子,之后盛大便走上了“领养孩子”的道路。盛大先后完成了系列收购:如起点、红袖、晋江几个文学网站,垄断网络文学市场;2010年,盛大文学又完成了6起收购,即榕树下网、潇湘书院网、小说阅读网、天方听书、悦读网以及北京中智博文图书发行有限公司,斥资1.44亿;盛大还收购了华友、酷6等,并与湖南广电合资成立了盛视影业。陈天桥对产业链的布局,横跨文学、音乐、游戏、旅游、影视与视频几大领域,致力于打造全方位媒体平台。


但是,盛大和这些领养孩子之间相处并不融洽,酷6连续亏损,影响了盛大网络“造血”功能,并且在文化和理念上酷6和盛大各持己见,半年时间酷6共有7名高管出走。

而盛大的“亲子”过去推出的《传奇》和《泡泡堂》等风靡一时的游戏,眼见着被横空出世的《植物大战僵尸》和《愤怒的小鸟》打败,不知盛大作何感想。随着手机电子书的广泛应用,盛大文学的很多网站也渐渐成了“鸡肋”。虽然盛大从上游原创资源(华友有无线渠道和音乐业务、起点中文,盛视影业、Actoz等),到运营平台(盛大游戏、华友、盛大在线等),再到用户渠道(酷6、浩方、华友等),实现了纵向互通,但这个庞大产业链的入口、出口都已经老化,至今没找到更好的输入、输出器。游戏业务的霸主优势不再,新业务如LBS产品“切客”、轻博客“推他”、短信产品“有你”仍然缺乏亮点。盛大像个上了年纪的“母亲”,爱心泛滥,你可以理解成盛大已经没有能力自己去“生孩子”了,也可以理解为盛大已把自己当做“圣母”,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对中国互联网而言,如果说过去10年是门户网站和网游的时代,那么自2010年之后的10年,恐怕互联网未来的核心产品是人,即用户的真正需求。过去互联网开发出的产品大多是为了满足人的感官需求,比如网页和网游。后来开心网等社交网的崛起,说明人已有了更深层次的精神需求,即双向互动与情感体验。随着微博的大红大紫,苹果手机和平板电脑的热卖,整个社会开始摊牌、翻牌、洗牌,盛大不应该继续忽略年轻用户群体的感受了。

退市后的盛大是否考虑“再婚”

中国企业与美国资本市场的关系,就好比一个出身贫寒的姑娘,为了幸福嫁给美国小伙,经过相处,发现两人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大相径庭,一个不独立,一个没责任心,最后只好“离婚”。“离婚”的第一件事就是财产清算。此次盛大退市,摩根大通担任买方集团的财务顾问,Shearman & Sterling LLP担任美国法律顾问,Clifford Chance担任摩根大通的法律顾问。事实上,盛大早就展开股票回购计划,财报显示,2010年第四季度盛大回购了110 .5万份美国存托凭证, 2011年第一季度回购15 .18万份美国存托凭证;第二季度回购33.63万份美国存托凭证。

盛大会不会“再婚”,知情者说盛大网络的私有化,意味着盛大网络将转型为盛大系的控股平台,未来重回A股上市的可能性很小,而是转为推动旗下各个业务线的子公司在美国或A股资本市场上市。实际上最近遭浑水截杀,加上虎视眈眈的做空机构,这些都增加了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的风险,也许未来中国A股市场更合本土企业上市的胃口,盛大退市有可能引发中国概念股跟随。

“当你抓住上面的横档后,你必须放开下面的阶梯。你知道,没有任何其他攀爬的方法,你必须放开下面的阶梯。”消灭外部竞争未必是好事,你的战略多宏大不重要,重要的是用户要什么。陈天桥是时候抬头看看周围的世界了,毕竟新娱乐需要新思路。

盛大大事记:
1999年11月,盛大成立,推出中国第一个图形化网络虚拟社区游戏“网络归谷”。
2001年9月,盛大正式进军在线游戏运营市场,开启大型网络游戏《传奇》公开测试序幕。
2002年10月,盛大运营的《传奇》最高同时在线人数突破60万人。
2003年3月,盛大与软银亚洲签订战略融资4000万美元协议,并开通电子支付业务。
2004年5月,盛大在美国纳斯达克股票市场成功上市,同年完成大量收购和参股。
2005年11月,盛大宣布旗下游戏全面实行免费模式,并开创了网游行业盈利新模式——CSP(come-stay-pay)。同年,盛大易宝(EZPod)正式发售。
2007年7月,盛大收购成都锦天科技公司,并推出“风云”、18和20三大计划,推动民族网游行业发展。
2008年4月,盛大宣布高层人事新布局。同年捐款1500万,并推出盛大文学。
2009年6月,盛大以4620万美元要约收购华友控股有限公司(HRAY,Nasdaq)51%股份。同年收购酷6。
2010年,盛大文学完成了6起收购,即:榕树下网、潇湘书院网、小说阅读网、天方听书、悦读网以及北京中智博文图书发行有限公司,斥资1.44亿。
2011年,盛大网络宣布,通过与母公司合并的协议从纳斯达克市场退市,实行私有化。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