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议事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

先有校车才能谈安全

国务院法制办2011年12月11日公布《校车安全条例(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规定校车享有三项优先权。

评论:频发的事故表明,多数校车事故发生在农村老少边穷等欠发达地区。这些地区首先要解决的并非校车的“路权优先”问题,而是有无校车的问题。条例草案虽明确“财政资助、税收优惠、社会捐赠”等多种方式,并规定“财政资助”由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分担,但表述依旧模糊。校车投入不足的现实国情,最需要的还是政府担起应有责任。

减预算的光亮工程仍须公开可研报告

在广州市政府部门近日发布的招标公告中,珠江两岸光亮工程费用从之前的1.5亿元降至2700万元。之前设想的花1亿元在白鹅潭和海心沙再建LED光屏项目没有再出现。

评论:从1.5亿元到2700万元,其间伸缩余地堪称惊人。可以砍去的不必要花费,何以当初被列入?这2700万工程费用包括哪些内容?官方都为详细解释。光亮工程削减预算,可以看成是官民互动的一个良好开端,但外界仍期待可研报告能够早日公布。

“官员复出”暴露假问责

2011年12月1日,有关江西“宜黄拆迁自焚事件”中被免职的宜黄县委书记和县长,悄然复出的消息开始在网上流传,称“宜黄前县委书记邱建国将出任抚州金巢(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宜黄前县长苏建国任抚州市公路局局长”。

评论:太多“官员复出”的闹剧令民众不能不怀疑某些地方的干部问责制度。莫不是当初躲避舆论的风口浪尖,暂将官员免职只是为了糊弄民众?形式化的“免职”更像是给责任官员放了个带薪假期。对问题官员的任用,应有更严格的公示程序,接受外界监督,让程序透明起来,让公众有知情权。

还有多少保障房正沦为“政绩秀”

武汉市汉口区面积最大的经济适用房项目紫润明园爆出多处地基下陷、墙面开裂、楼房漏水等问题,被称之为“楼脆脆”、“楼裂裂”。而就是这样一个“问题项目”却通过了层层验收并获奖,还成为“保障房项目建设样板工地”供观摩学习。

评论:一些地方反复出现的保障房质量问题,是在资金投入严重缺位下,必须追求数量产出所造成的恶果。武汉“问题保障房”也绝不是孤例,而是一个普遍问题,即在一些地方,保障房建设更多注重的是如何完成至上而下的政绩目标,而不是为了更好满足民生需求。

规避年终奖计税瑕疵,谁之责

近日,有关“多发一元钱,个人所得税可能就要多缴一千多元钱”的帖子在网上广为流传。对此,北京市地税局征收管理处处长陆坤坦言,这种情况可能是税率级差造成的,各单位财务人员先计算好可避免该情况。

评论:“年终奖越多、税后所得越少”现象有违税法削峰填谷的基本指向。这是现行税法的一项明显瑕疵,主管部门理当主动着手尽早改进,而不应将问题的解决寄希望于纳税人自己去“避免”。同时,在财税收入增幅远高于GDP增速背景下,减低税负水平、提高公平性当成为个税制度改革的重要指向,而对于年终奖计税中的明显矛盾就更应得到重视和及时改进了。

“烟草院士”背后的推手

2011年12月8日,中国工程院正式对外发布54名新增院士名单。作为中国烟草总公司郑州烟草研究院副院长,主攻卷烟中药“减害降焦”研究的谢剑平历经4年3次提名,当选工程院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院士。但却在网上被冠名“杀人院士”“烟草院士”。

评论:卷烟减害已被不少人斥为伪命题,不仅不可能实现,还误导公众,变相推销。谢剑平的当选,意味着减害降焦研究得到国内学界认定,那些大打“低焦油”牌的烟草公司无疑更有底气。很显然,人们炮轰“烟草院士”,是对烟草业入侵科技领地的不满,是对当前禁烟形势的不满。

“中国进入中上等收入国家行列”忽悠谁

2011年12月12日,中国社科院正式发布《中国产业竞争力报告(2012) NO.2》。报告指出,很多国家达到中等收入水平之后都出现了经济增长瓶颈问题,中国按世界银行的标准已进入中上等收入国家;中国的产业国际竞争力在全球位居榜首,美国居第三位。

评论:一个人均GDP排在世界一百多名的国家,怎么突然一下子就跑步进入中上等收入国家行列?一个靠廉价劳动力支撑国际竞争力,在产业上少有真正核心技术的国家,凭什么陡然竞争力赶英超美?为了粉饰太平炮制的弱智报告,只会让社科院再次沦为公众的笑柄。

“土地账单”大缩水,地方政府当痛定思痛

来自中国指数研究院的报告披露,截至2011年11月28日,全国25个大中城市的土地出让金同比减少1172亿元,降幅达11%。

评论:过往,中国房地产市场长期非理性繁荣,房地产行业中的巨额土地收益、房地产相关税收,支撑起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随着现时土地市场交易的低迷,对于地方政府而言,土地财政减少或许只是近在眼前的一个短痛,而不能将其作为一个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改变“投资拉动”模式契机,将是无法保证地区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长痛。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