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中外医讯

中国互联网布局IPv6时代


发布时间:2011-11-24 14:21:18    来源于:郁风 摄影:王万隆

摘要:IPv4地址资源的枯竭,将对中国互联网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

近日,一则互联网IPv4地址库存枯竭的消息引发了外界的强烈关注。全球IP地址管理机构国际互联网名称和编号分配公司(ICANN)2月3日称,最后所剩的5组IPv4地址当天被分配给了全球5大区域互联网注册管理机构(RIR),IP地址总库已经宣告枯竭。

所谓IP地址,是指用来标识互联网终端的逻辑地址,具有唯一性,相当于生活中家庭地址门牌号码。现有互联网使用的IP地址是基于IPv4通信协议的32位地址,总容量约43亿个。

IPv4资源的枯竭,标志着全球互联网加速向IPv6时代迈进。相比IPv4,128位的IPv6地址,数量为2的128次方,理论上不存在数量的担忧,可以“让地球上每一粒沙子都拥有一个IP地址”。

这一剧变将对中国互联网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在下一代互联网来临前,中国是否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带着这些疑问,本刊记者走访了相关业内人士。

IP地址危机

数据显示,全球IPv4地址资源绝大多数掌握在美国手中,北美占有3/4,约30亿个,而人口最多的亚洲只有不到4亿个,中国只有2.5亿个。在地址总库告罄后,另据估计,目前各RIR拥有的作为地区库存的IPv4地址枯竭的时间将在2011年中期到2014年前后。这势必将更加剧对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冲击。

中国电信上海公司总工程师助理张坚平告诉记者,中国电信已从业务层面和网络层面制定了相应的保障预案,通过开源节流,包括回收地址资源、优化地址分配等手段提高IPv4地址使用效率,并尝试使用隧道、地址翻译等多种过渡方案,来满足用户需求,以暂缓IPv4地址枯竭问题。近期应不会对中国互联网业务发展造成瓶颈。

与此同时,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的发展,能够上网的不再只是电脑,还有3G手机、Pad、高清IPTV电视,乃至物联网、云计算的各种终端。张坚平表示,上海提出要建设智慧城市,其主要构成元素就包括物联网、云计算、移动互联网等,这些业务基本上都长期在线,一个终端需要拥有一个独立的IP地址,对地址的消耗将越来越大。尤其是包括了家庭智能安防、水电煤远程抄表、智能照明、智能家用电器等智能家居设备的众多物联网终端,需要有更多的IP地址。

他认为,要从根本上解决IPv4地址枯竭问题,满足新兴业务发展对于海量地址的需求,肯定要发展基于IPv6的下一代互联网。

运营商发力IPv6

据悉,国务院在2003年批准启动了中国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工程(CNGI),包括基于IPv6技术的6个实验网和100个示范项目。

张坚平介绍说,中国电信作为运营商中IPv6的先行者,从2003年就开始做IPv6的研究,2009年大规模启动下一代互联网的线上试验,2010年上海世博会时建成下一代互联网综合宽带业务示范工程。按照中国电信的规划,目前处于IPv6试商用阶段,2015年进行规模商用,此后更将实现全面商用。

他特别介绍了在上海世博会期间进行的IPv6现场试点试验。包括搭建以城市光网为基础的IPv4/IPv6双栈的世博专网,令通过世博新闻中心等处的5000个端口,都能选择以IPv6或IPv4高速上网;近40个中国电信综合信息亭的动力环境监控用IPv6网络来承载;世博新闻中心的高清蓝光IPTV、世博园内的高清全球眼视频监控,同样是基于IPv6网络。都是选择对地址消耗较大的应用进行试验。

张坚平表示,中国电信上海公司的IPv6试验在业界率先具备了试商用条件,从终端到平台解决了多方面的技术问题,为今后规模商用风险规避提供了参考。一系列IPv6的试验和实践,为互联网可持续发展,物联网等新兴应用奠定了技术基础,为上海智慧城市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作了有益的探索和技术储备。

尤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电信还是全球第一家拿到IPv6 Enabled ISP资质认证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

而2010年,不仅中国电信在IPv6商用的道路上迈出了关键一步,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也在 IPv6技术研究和试点测试方面作出了诸多努力。

政府应有更多作为

张坚平坦言,中国要过渡到下一代互联网,会是一个长期、复杂和系统的工程,单纯依靠运营商的努力显然不够,需要各方面的共同努力,尤其需要政府的大力推动。

他表示,向IPv6演进除了涉及网络、用户、终端外,还涉及政府、运营商、标准化组织、互联网内容提供商(CP)和服务提供商(SP)等,必须在政府主导下才有可能获得实质性突破。

网络、终端和应用等各个环节都需要整体推进。运营商只是其中的一个链条。中国电信正通过努力让自己的网络,提供的接入终端以及应用层面的自营业务平台具备IPv4/IPv6双栈能力。但第三方的应用,互联网CP/SP缺乏向IPv6迁移的商业动力,因为目前主要用户都还在IPv4,投入产出比低。国内尚没有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完成IPv6演进,IPv6资源主要在教育科研领域,其他领域IPv6的应用很少。

张坚平建议,政府主管部门应尽快发布下一代互联网产业技术及业务政策,指导相关商用准备工作;通过政策导向和行政手段推动相关产业链的成熟,鼓励和支持中国企业在全球IPv6发展中占据主动地位;建立国家层面下一代互联网科技产业联盟。

他表示,亚太地区国家IPv4分配地址相对较少,更应着力推进IPv6网络发展。在IPv6推进迅速的日本和韩国,政府的推动作用就表现得很明显。中国政府也应尽快出台相关产业政策,提供资金支持,让产业链各方都能动起来。
 

(责任编辑:郁风 摄影:王万隆)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